(雖然萬聖節已經過去了....還是要獻給喜歡MJ陰謀論的你)
昨天,我獲得了一個絕好的機會和“This is it”的一名工作人員交談,這個人曾和Michael一起工作,我曾在電視上看到過他在Michael身邊,也在電影(可能是指This is it)裡看到了他,而且,他的名字出現在了電影結束後的字幕上。

他同意讓我和你們分享他告訴我的事情,但是有一個前提條件,就是我不能提供他的真實姓名。他和AEG/SONY公司有約定,只能在公開場合對這部電影和MJ的演唱會進行正面評論。他告訴我:“嗨,我得做他們讓我做的事情,否則我也要付出代價的。”

但是他同時也告訴我“和歌迷們分享我說的話吧,有些事情是應當為人所知的。”

他認識MJ 20多年了,對MJ充滿了尊敬和欽佩。以下是這位工作人員告訴我的最重要的事情:

自從他們20多年前認識以來,Michael一直都是個謙遜可愛的人。但是他注意到在這次的演唱會排練期間,MJ看上去比以往更加地謙遜,以至於他覺得MJ充滿了難以置信地缺乏安全感。他發現MJ很容易受傷,而大家都自動地盡量努力讓MJ感覺好些,每個人都希望能幫MJ燃起曾在天王身上閃亮的火花。他覺得,是2005年的案件和這麼多年遠離舞台造成了MJ的這種不安。

Michael和Randy Phillips相處得併不好,這每個人都知道,連Phillips自己都知道。 Phillips在和Michael的交往中非常傲慢,他害怕Michael不能及時準備好,而讓AEG損失很多錢。 Phillips對一些人很明確地說過,無論如何這些演唱會必須舉行,因為他“不得不親自說服AEG的每個人這是一筆好生意”。也因此,任何差錯都會威脅到他的飯碗。只要Michael哪天沒有出現,Phillips就和Ortega, Travis Payne一起去Michael住的地方找他。

有時他們會帶著Michael一起回來,有時則空手而歸。這種時候,他們就對全體工作人員解釋說“Michael今天不舒服”,“Michael在家排練了”或者“Michael在和他的聲樂教練一起練習”。開始時大家都相信了,但是幾週後大家都感覺到了什麼。因為即便Ortega和Payne說一切都好,誰都看得出來他們很沮喪很緊張。而且,他們三人曾幾次遠遠地躲開眾人的耳朵,激烈地討論過什麼。在他們進行討論的時候,其中總有一人在打手機,並且把手機傳給另外兩人,每個人都上去說幾句。他們應該是在和Michael通話。

像電影裡出現的那樣,Michael不願意帶著耳麥。這位老兄告訴我:“看看任何Michael過去的演唱會錄像,你都會發現他從不戴耳麥。他不喜歡這玩意兒,也不需要它。”Ortega有次為此很惱火,於是就在所有人的面前對Michael說“你必須明白自己沒有選擇,你必須戴上它。那是一個封閉的舞台,不是開放式的場館,聲音是不一樣的”。

他說這話時的口氣很難聽,大家都被震驚了,特別是看到Michael被這話傷到了之後。有趣地是,昨天Karen Faye在她的Facebook上寫Michael一直對她抱怨說自己不喜歡耳麥,並請她告訴Ortega。據她說,她確實轉告Ortega了,但Ortega對她說“他必須戴上耳麥”。

據此人講,每個人都知道7月13日的演唱會絕對不可能按時準備好。他還問了我這個問題:“你看電影的時候,肯定也意識到他們推出的是最好的畫面,最好的表演,對麼?”我說“是的,當然了”。他接著說:“那你知不知道你所看到的,大部分都是6月22-24日的內容?基於你所看到的內容,你覺得2週後所有一切就都能就緒了麼?”他告訴我Michael都沒準備好他的服裝,而且一班設計師還在努力地搜腸刮肚想主意。甚至連伴舞的服裝都沒準備好。

Michael想要Michael Bush設計,而Payne讓他用Zaldy的。 Zaldy背後有AEG,Michael Bush沒有。演唱會的開幕數字只在電腦上演算過,讓Michael從其中走出的機器人沒準備好,如何閉幕也還只是個概念。

根本從來沒有完整地排練過一次,總是這幾天練幾首歌,過幾天換幾首歌,但從沒有完整的彩排過演出。大家都擔心,如果把所有的內容合併起來,2個小時絕對是不夠的。對AEG和O2的場地來說,都是個大問題。 Michael也不想演唱會時間過長,他的原因是顯而易見的。 Thriller和Earth Song的錄像和演出結合起來彩排過。它們都被編輯到了電影中,但在彩排中都沒有用過,也沒人知道演出時要如何運用它們。

Michael大體看上去還不錯,但大家都明白Michael確實有段日子不對勁。這個人以前就為Michael工作過,他說過去Michael從不會在那麼暗的排練廳也戴著墨鏡,而且為了親自看燈光調試得是否到位,他都不願意戴墨鏡。但這位老兄也說“別指望他們在電視上透露這些,我自己也不會這麼做的,我也不能。

”大家認為Michael比較古怪自我,特別是舞蹈演員們這麼想。但是那些已經認識Michael很多年的人則開始意識到一些危險信號。Michael表現得很脆弱,而人們把他的脆弱和那些負面的信息聯繫起來。“他經歷了這麼多不好的事情,我完全理解為什麼他現在會這樣。 ”他還說有些工作人員後來開始用Iphone上TMZ去看Michael當天有沒有去看醫生(Dr. Klein),因為這個訊息可以讓他們對當天Michael的表現作出相應的預期。

Michael表演的時候很開心,彷彿這正是他需要做的事情。不過在台下Michael看上去可不開心,他也幾乎不和工作人員交流,只偶爾和Karen Faye,Michael Bush溝通一下。他離Ortega,Payne合Phillips更是遠遠的,因為他覺得他們總是追著他讓他做更多的事情。其實大家都覺得Ortega要求很多,特別在這種什麼都沒準備好的情況下。不過大家也基本認為Ortega是被Phillips施壓,Phillips才是那個備受“因為做不好演出將會失去一切”的想法折磨的人。

那天,一些歌迷聲稱Michael告訴他們自己不想演出50場的消息出來後,我們被告知不要和媒體的人說話,不要放任何外人進場,特別是歌迷。當Michael來的時候,氣氛很緊張,他看上去也很不開心。開工前Phillips和Ortega同Michael以及他的保鏢單獨會面,談了大約20分鐘,具體內容不詳。但是大家都有同樣的感覺,就是Michael確實不想演出50場,並且他確實對歌迷這麼說了。

差不多就是這些了。這個人說Michael死於壓力過大實在是太可惜了。 Michael肩上的壓力非常大,但事實上演唱會不能按時就緒不是他的錯,而是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來完成準備工作。他認為Michael個人倒是在7月13日完全能夠出場,因為“在他的職業生涯中他已經做過相同的事情無數次了,他完全知道要做什麼”。倒是Michael以外的其它因素都沒有準備好。

他還說,他個人認為Michael有時干脆不來是因為他知道其它工作都進展緩慢,有點兒失望。 Michael是個完美主義者,當事情很明顯不在正軌上,他就會沮喪,然後失去興趣,而不是找某人來發火。但是,他們卻令Michael認為是他的錯,是他自己使事情進展緩慢。這位老兄告訴我,Michael並不需要負責那些技術問題,比如燈光,焰火等等。這些都不到位,當然不是他的錯。但他卻成了替罪羔羊。

友:我就說他的態度不一樣,一貫的霸氣沒了
砂:當時到底要鞭一鞭MJ或是鞭一鞭AEG演唱會才會生出來啊
友:你自己選一個,看這名工作人員的意思似乎是AEG
砂:這就是你說的...力不從心嗎
友:是的,指揮權及他個人狀況都蠻令人沮喪的
砂:所以要靠歌迷來沖喜了
友:可惜啊,能救他的只有他自己跟他的歌迷了

砂:這是太壓抑了吧 
惡人總是要人去罵罵才能壓住氣燄 
痛苦都往自己肚子裡吞... 
也讓惡人太稱心如意了 
原諒別人,放下仇恨, 
自己心裡會好過得一些... 
真的嗎? 
 
(不過還好在當時我在人前 
選擇了不怎麼堅定的方式去捍衛過他 
不過就已經過得蠻痛苦了 
何況是MJ本人......(一嘆

友:......

他的文在途中被無名鬼隱了
不過問他本人根本沒記憶了,
底下都是砂山按MSN紀錄說的
:

有衝突有妥協才有共識
他重的是工作人員間的化學作用
對於進度的遲緩他不再掛心了
因為好也是他扛,不好也是他扛
他再做就是這麼多了...累了

也許這位不願留名的老團員
還留著MJ當年呼風喚雨的印象
起身上馬,拔刀振臂高呼:同志們!衝啊!
一馬當先,背著眾人,絕塵而去

不過現在他都得奮力PUT HIMSELF TOGETHER了
整一個的彩排景況
不過是這位仁兄的現實景況的巧合罷了

英雄遲暮
(跨上馬,轉身向大家,脫帽,揮揮手,轉身走向夕陽)

喔...你說我要選擇鞭打誰(!?
才能獲得最大的效益?

當然是MJ本人了....(不用拖我自己走



 Oj2[(7mO/ }K/[3X=B 3K'3Xp@A T57S!CJ^$5 2]7nw1& 55#H A?cR U*6r".sz lc* ]A'E61t 1{_;`V NKh�8'=S aNw8][

友:其實我想說的是這一行是苦樂參半
急就章未必不能上場,端看專業程度
更重要的是工作人員間的化學作用
又:衝突在所難免,是建立共識的基礎

也許,這名工作人員習慣看到MJ帶著大伙
騎著馬,揮刀喊著:衝啊!大家上啊!

你回頭想想這次
他自己都要慢慢PUΤ HIMSELF TOGETHER
這個團隊只是這樣一個恰巧的寫照--

英雄遲暮

(慢慢跨上馬,脫帽,揮揮手,走向夕陽...

欸...基本上還是鞭打MJ會有比較多東西掉出來(拖走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