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六三年八月廿八日,在華盛頓林肯紀念碑前有一場廿萬人的大遊行,要求給予黑人「自由與工作」權。金恩博士發表了他最著名的演說「我有一個夢」,年輕女歌手瓊拜雅帶領大家唱起了黑人民權運動最重要的歌,「我們一定會勝利(We Shall Overcome)」。

那是從五○年代中期開始的黑人民權運動的高峰。從林肯解放黑奴以來,南方的黑人一直受到各種制度與非制度性歧視。直到六○年代中期,南方十一個州的六百萬成年黑人中,只有一小部分人可以投票,如在密西西比州只有百分之六的成年黑人可以投票。因為政府會以各種方式阻撓他們登記成為合格選民。例如,登記員會問黑人:肥皂有多少泡泡?或者一旦登記後,會被種族主義者毆打,被老闆開除,或被拒絕貸款。

詹森演說 民權運動里程碑

終於,一九六五年三月,國會通過讓黑人可以不受歧視的新投票法案。總統詹森站在國會山莊的講台上,發表他任內最重要的演說。他說:「即使我們通過這個法案,這場戰役仍然不會結束…,黑人要奮鬥的目標就是我們的目標。因為這不是黑人的問題,而是我們所有人要去克服歷史遺留下來的不正義。」他停頓了一下,然後說出這句象徵民權運動的句子:「我們一定會勝利」。

那時,金恩博士正在家裏看著電視轉播。他的助理們看過金恩博士面對這麼多艱難與威脅,但從沒看他哭過。直到這一刻。

此後,黑人獲得更完整的投票權,但社會經濟地位依然無法改善。六五年到六八年,黑人貧民區不斷發生暴動。一九六八年四月,金恩博士被槍殺。

金恩故鄉 黑白差距仍分明

四十年後的今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歐巴馬選擇在八月廿三日,「我有一個夢」演講的四十五周年,發表他的提名演說。當時的詹森與金恩一定沒想到,竟然有一個黑人有可能競逐白宮。不只四十年前的人沒想到,甚至一年前都沒有人相信歐巴馬能夠捲起旋風。歐巴馬的崛起無疑是民權運動的歷史成果,但他卻沒有承接民權運動領導人的火矩。民權運動黑人領袖們採取的立場是他們是黑人利益的代言人,而歐巴馬以及和他同樣年輕世代的黑人政治家卻不願自我侷限,而強調他們超越傳統種族區分。所以總統大選起跑至今,歐巴馬都沒有突出自己的黑人身分或深談種族問題,以免疏離白人選民。幾個月前因為前牧師的失言,他才被迫發表關於美國種族問題的重要演說。

政治之外,種族問題更根本的關鍵是在社會經濟層次。今年金恩博士逝世四十周年時,我和好友拜訪了他的故鄉亞特蘭大。令人悲傷的事實是,這個南方大城,以及這個國家的大多數城市,仍然從空間上就是分為黑白兩個世界———在黑人社區是低落的公共設施、匱乏的教育品質、及嚴重失業率等問題。而黑白之間,仍然充斥各種偏見與不信任。這是金恩博士奮鬥一生、但未能完成的歷史使命。

種族問題 歐巴馬必須面對

這也是歐巴馬最嚴肅的挑戰。他的參選,乃至如果未來當選,固然代表美國種族關係的一大進步,但他是否能夠改變種族矛盾的社會經濟根源?當年民權運動在「我們一定會勝利」的旗幟下推動了歷史前進,如今歐巴馬用同樣精神的口號「改變,我們一定會成功」取代了那個經典口號,正如他雖是六○年代的受益者但卻試圖超越六○年代。問題是,他是否真的能面對、並克服金恩博士以及六○年代未竟的歷史課題呢?

【2008/09/08 聯合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