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 03月10日國父紀念館近日推出「精誠篤愛──孫中山與宋慶齡文物特展」。愛情永遠是個吸引人的題材。文物特展中孫中山的私人用品,宋慶齡的化妝盒、手絹、琴譜、結婚禮服,讓人窺見上世紀初西潮洗禮下的革命家與「民國女子」的風華。

純以愛情為主題,以孫中山去世的1925年為分界,館方希望能夠「回避爭議」。但孫宋結合之前孫中山的感情糾葛已難免爭議,孫去世後孫夫人的感情生活,也不免引人遐想。
「不想再做孫夫人」

去年文建會找人拍攝國父一生傳記時,就有國民黨監委祭出警示牌,告誡製片人絕不能對孫文學說妄加評論,或對他的愛情生活加油添醬,否則出資的文建會就要受到彈劾。似乎對國父的評價只能出自一個國民黨把持的正統論述,乖離正統就要受到制裁,一下子好像又回到了兩蔣時代。

孫中山的大半生都在四處奔走,事情一波接一波發生,往往令他喘不過氣來。但他的感情生活是豐富的,除了鄉下的元配盧慕貞之外,還有紅粉知己陳粹芬,後來又有崇拜他的年輕祕書宋慶齡。孫曾在日本友人面前自承喜歡女人勝於書籍。他奔波演講喚起民眾的生涯,加上多彩多姿的感情生活,就算拍出一部中文版的《印地安那瓊斯》,也好過把他塑造成道貌岸然的偉人形象。

孫夫人年輕守寡,丈夫過世時她才33歲,此後她的感情世界似乎是一片空白。1940年宋家三姊妹在重慶一起出現時,她似乎也是神情落寞。上世紀香港的左派文化人傳出,宋慶齡曾向中共表示,她要正名分,她不要再做孫夫人,一時引起中共高層震動,他們的封建腦筋是不管她私底下要做什麼,檯面上她非做孫夫人不可。這些傳聞大概也只有在宋慶齡的私人書信資料完全公布後,才能真相大白。
曾經回絕洋人追求

我的老友張北海曾同我說起一個傳奇小故事。1981年5月宋慶齡過世後,紐約華人曾舉辦追悼會,他在會上遇到一個年長洋人,交談後相約上酒館喝酒。結果老洋人在酒館裏吐露了一段埋藏很久的祕密。原來他40年代在中國時愛上了寡居的孫夫人。他向她表白了愛慕之情,期望宋慶齡能同他一起來美國。宋回給他一封感謝信,但表明她不會離開中國的土地與人民,因為她還有太多的工作要做。

「姊弟戀」無疾而終。老洋人給張兄看了他一直保存的那封信紙泛黃字跡秀麗的親筆信。老洋人名叫Frank E.Taylor,1916年出生,1999年過世。
我在《紐約時報》當年11月23日的訃聞版上找到他的生平簡介。他曾結過婚,晚年長期單身,有4個兒子。從1940年開始,他幹了40年的出版事業,為《Harper& Brothers》發行叢書,擔任《Dell Books》總編輯,《McGraw Hill》出版社總經理。1961年他還是《亞瑟.米勒》編劇,瑪麗蓮.夢露主演的一部電影《Misfits》的製片人。

他珍藏的那封宋慶齡親筆信,現在也許還保存在他兒子那裏。

作者為旅美評論家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