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名字叫娜拉.文森,是《自造男人》一書的作者,娜拉不是變性人,但是為了寫這本書,娜拉過了十八個月男人的生活,不管在穿著打扮、言談舉止上都力求逼真,甚至在褲襠裡還裝上假陽具。

《時代》周刊報導,娜拉寫這本書,並非出於女性報復心理,也沒有什麼學術上的野心,她只是單純想知道,為什麼男人會有那些在女人眼中覺得很奇怪的舉動。但在親身體驗過之後,娜拉覺得這段經驗非常痛苦;她說,如果早知道這麼痛苦,她根本就不會去假扮男人。
從外表看來,娜拉不算男性化,雖然她有一百七十八公分高,但身材纖細修長;不過她有雙即使男人也不多見的大腳,必須穿男性十一號半的鞋子,娜拉平常並不喜歡自己的大腳,但在她假扮男人這段期間,這雙大腳確實給她不少方便。

為了扮男人,娜拉下了不少工夫,除了取了個男性名字叫「奈德」之外,她在外觀上更是徹底整修,包括剪一個男性髮型,戴可以把胸部壓平的運動胸罩,定期練舉重以突出肩膀,還戴上假陽具使褲襠更為飽滿。

如何製造鬍渣子是個大問題。娜拉的雙頰和下巴光滑柔潤,怎麼看都是個女人,結果她使用化妝品製造鬍渣的假象。另外她還雇了一個語音老師,教她學男人說話。娜拉說,男人說話的速度通常比較慢,聲音比較不帶感情,也比較少用手勢。

對娜拉而言,在她以「奈德」的身分打入男人世界的這段期間,幾乎每天出門都跟要上戰場一樣,因為她去的很多地方,就算你付錢給女人,大多數女人都不會去,例如她去脫衣酒吧請舞孃跳膝上豔舞,還在一個天主教修道院住了三星期。

娜拉在書中還談到與女人約會的經驗。透過網路交友,娜拉進行了幾十次約會,和女人交往對娜拉而言並不新鮮,因為她是同性戀,然而當她以男人身分和女人約會時,還是很驚訝的發現,女人對男人擁有的性權力有多大,以及女人在使用這些權力時有多無情。

娜拉也很訝異的發現,不管是女性或男性,都期望男性隨時維持一個樂天傲慢的外在,但是要維持這樣一個外在是非常困難的。娜拉在她的書中說,「每個男人的盔甲都是借來的,而且都比他的身材大了十號,盔甲底下的他是赤裸的,充滿了不安全感,只希望人家看不出來」。

從娜拉這番談話,似乎可以察覺到她對男性有一種感同身受的同情,透過這段女扮男裝經驗,娜拉可能發現男性與女性之間的鴻溝要比她原先所想的更難跨越,而男人和女人一樣,其實也是某些父權成見的受害者。

娜拉同時認為,在女權運動的壓力下,男性近來已被迫學習女性的語言,女性卻似乎一直沒有學習男性語言的好奇心,但男性有些溝通方式是女性不了解的。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