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F15-643150
不只是布希和阿扁做得有夠爛,環顧世界,也沒有幾個像樣的國家領導人和政府首長,英相布萊爾尤令人失望,只會「吻山姆大叔的屁股」(Kiss Uncle Sam’s ass),自動跳進布希製造的伊戰火坑,自取其辱,為舉世所不齒。二戰結束後,自由世界很少出現傑出的領導人,目前的情況更糟,三流和不入流腳色充斥政壇,這種現象到底是潮流使然還是選舉制度有問題?羅斯福和邱吉爾的時代一去不復返,難道像法國戴高樂和西德艾德諾這樣的一流政治家也成絕響嗎?

由於布希的表現實在太糟糕,美國學界和媒體最近都在討論領導人才和領導能力的問題,大家都懷念偉人在世的日子,尤其是羅、邱當自由世界舵手的時代。十九世紀的蘇格蘭作家湯瑪斯.卡萊爾說過,世界史其實是一部偉人傳記史,但也有史家認為普通人民才是創造歷史的動力。「時勢造英雄」或「英雄造時勢」的辯論,永遠沒有定論;但可以斬釘截鐵地說,所謂「偉大領袖」和「曠世英雄」的時代,不會再來了,世界政治舞台不可能再出現令人民頂禮膜拜的偉大人物,這是歷史之必然。
著述甚豐的英國軍事史家約翰.基根認為二十世紀的世界政治史即是由列寧、史大林、希特勒、羅斯福、邱吉爾和毛澤東等六個人的傳記所組成。這項說法似有其道理,至少老毛是最後走下神壇的世紀大人物。不僅是偉人當道的時代結束了,即連強人時代亦陸續瓦解,如台灣的二蔣、印尼蘇卡諾和蘇哈托,南韓的李承晚和朴正熙皆未獲善終。目前只有利比亞的格達費、埃及的穆巴拉克和古巴的卡斯楚仍在苦撐,他們的強人時代很快就要被歷史浪潮所吞沒。

當全世界每一個角落逐步走向開放選舉、議會政治以及新聞與言論自由的境地,也就是偉人和強人向歷史告別的時候。民主政治是所有的政治制度中最好的一種制度,但也是庸才和蠢才最容易出頭的制度。人民的眼睛不一定是雪亮的,任何一個野心勃勃的政客,只要籌一筆巨資、找幾個有組織和文宣能力的幕僚、拉攏幾個有影響力的智庫、看準整個社會流行的是什麼思潮,就高舉那個思潮的旗幟,匯集這些因素,平庸的野心家也能飛上天,但選民卻要承受選錯人的慘痛後果。布希去年只比凱瑞多百分之三的票數,但拒選布希的選民卻要忍受布希秕政的代價,這也是民主政治極不公平的一面,有什麼辦法呢!

美國社會一直有「第一流人才不搞政治」的說法,那些第一流人才都跑去企業界了。其實這種說法並不全對,美國政界還是有不少人才,但這批人才很難在當今和未來的政界施展所長。在金錢第一、意識形態掛帥、保守和宗教勢力雄厚以及右翼媒體操控的政治氣候下,真正的人才和有理想的政治新手都不可能擴大地盤、發揮影響力,他們一出頭馬上就會被右翼媒體、教會和智庫圍剿而難以拓展雄圖。布希常稱贊他的軍師卡爾.羅夫是「政治天才」,又說他能夠連任完全是羅夫所「締造」。布希並沒有誇大其詞,羅夫從尼克森那裡學會搞選舉,他在投票前兩、三個月就能完全記住全美每一個選區(全美有千餘選區)的敵我態勢。羅夫是選舉奇才,他把政治庸才推進了白宮。

羅夫當然不是靠他一個人的力量,而是他把右翼整合起來,團結一致對抗自由派與溫和派。美國右翼勢力的排他性太強了,一個有理想、有遠見、有能力的人才如何能跳出右翼的魔掌?

做過四任總統顧問的大衛.葛根最近寫了一篇有關領導才能的文章,他說領導才能太重要了,各行各業皆有一流領導人才,唯獨政界獨缺,而今天的美國最急需的就是傑出的政治領導人才,但哪裡去找呢?選舉政治玩過火,有時真會毀掉一個國家和社會,美國的布希,台灣的阿扁,他們都已經做第二任了,看看他們的言論,他們好像還在競選。嗚呼!
友善列印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