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02
西菜裏我獨獨推崇牛排。我認為牛排是西菜中的天才之作...
,將如「西裝」一樣,違反久必褪之的流行定律,長傳下去。過去我喜歡吃鐵板牛排,吃的路線不是釘著固定餐廳,而是釘著固定廚師。我釘過兩名廚師。他們換餐廳工作,我就換餐廳吃排。我通常吃「長鶴牛排」。廚師誇說這種牛養的時候,聽音樂、喝啤酒,但我願略過這個心理過程,就像自己的美學理論,我只驗收成果。每每牛排火候將至,廚師便拋長叉於空中掉個槍花作大輪轉,接著將「排」作「大丁」狀整整齊齊叉擺在你面前的溫熱潔白磁盤。那排外面微焦好像肉被封住,一口咬下去,肉汁醬汁齊出,味道在齒間向喉間腦間化開,一剎那間讓你因發呆而忘了這個世界。過去我很希望退休後,在家特別為鐵板牛排置一間餐室。二廚之一的先生曾說,那套鐵板設備,包括抽風,「十萬元可解決,我替你負責。」

現在,我已經不這麼想了。

吃素近十年,朋友常問:不想念口中的那一塊肉嗎?我回答:「『想念』。午夜夢迴;因那是藝術。但不會『想吃』。」現在看牛的雙眼,常好像在看聖人的雙眼,我不如牠,怎願讓牠受這種痛苦?庖丁解牛,其聲音其動作「砉然響然」,合於「桑林之舞」,其刀術行止已達運用神識而非感官之境,後來的好事者還誇張形容牛被他初解時竟不知道自己死了。我無庖丁之術,十一月底的市長官邸野宴,將嚴選上好素牛排,帶來小鐵板,澆以黑胡椒汁,歡饗好友。

圖片來源:ステーキハウス フォルクス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