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中旬世紀大風雪侵襲美東地區,當時從紐約、新澤西、費城到華府,都可見到許多藍衣工人頂著惡劣氣候,奮力清鏟積雪。光是在紐約市,就出動了兩萬五千名清掃工人,這些人多數有前科犯背景,或是曾淪落為遊民,卻不計較苦力工作,因為這是他們重返社會的墊腳石。

非裔的馬歇連中學都沒念完,卻曾是布魯克林的毒販角頭,他是先從吸毒上癮開始,然後跟著下海販毒,因為現金收入快速,當年可是粗大金鏈掛滿全身,女友跟著進出高檔夜店,過著非常拉風的日子。
出獄後 姓名可改謀生不易

但是很快地被警方盯上了,馬歇說:「條子臥底假裝買家,然後被突襲帶走,一關就七個年頭。」馬歇在假釋出獄之前,獄官告訴他,出獄後可以重新做人,更換社會安全號碼、姓名,但是謀生、租屋不易。這時,社工人員介紹了The Doe Fund 組織,表示可在該組織提供技能訓練、就業機會和食宿,但唯一的條件是,必須接受每周兩次的尿液檢驗,以確定不再沾染毒品。

反正坐牢七年下來,已是眾叛親離,無家可歸了,馬歇和其他的假釋犯一起坐車到紐約,見到The Doe Fund人員,參觀訓練中心、宿舍,和一些有同樣前科的人談過話,重新做人的念頭開始滋長。

The Doe Fund是一個私人非營利基金會,由衣飾製造業者喬治麥當勞(George McDonald)和作家妻子哈瑞葉麥當勞(Harriet McDonald)創辦。麥當勞夫婦長居紐約,事業有成,八○年代時紐約有許多遊民,有一晚他們夫婦從餐廳出來,看到乞丐討錢,心想吃一頓像樣晚餐花一百多美元,卻可以讓窮人生活好一陣子,不禁動了惻隱之心。

善夫婦 幫助遊民找回尊嚴

從那晚開始,這對夫妻經常在市區尋找遊民,在街頭發送三明治。八○年代有許多遊民夜宿街頭,更有不少遊民在中央車站遊蕩,喬治麥當勞夫婦時常到中央車站探視遊民,曾創下連續七百天發送三明治的紀錄,他們了解到這些人的過去背景,當中不少曾有良好的工作,都是因吸毒上癮害了他們,而前科犯又因為犯罪紀錄很難就業。

很多遊民告訴這對夫婦說:「三明治只能解決肚子餓,我們需要的是尊嚴和工作。」喬治麥當勞夫婦於是思索解決之道,決定自己出錢成立基金會,提供技能訓練和就業機會。

基金會 提供職訓就業機會

一九八五年耶誕節前夕,喬治麥當勞夫婦在中央車站陪遊民度過平安夜,有一名他們熟識的東歐裔的女遊民,人們不知其名均她稱Mama,就在那晚嚥氣過世。美國對於無名屍體向來以John Doe 或Jane Doe來稱呼,這名東歐裔女遊民沒有姓氏,喬治麥當勞夫婦為她辦後事時,就以Mama Doe稱之,一九九○年在為基金會取名時,為紀念Mama Doe及許多姑隱其名的遊民,決定命名The Doe Fund。

The Doe Fund主動出擊,先到所有監獄與遊民收容所遊說招人,告知可提供清潔馬路、水電維修、建築營造、廚藝烘培等技能訓練,保證安排三餐食宿、申請低收入醫療保險、享有最低工資收入。

見曙光 遊民假釋犯風湧至

在此同時,積極向各地州、市府爭取大型工作契約,確保工人品質和效率。很多假釋犯、遊民聽了都很動心,從全美聞風而至,坐落在紐約市的The Doe Fund成為許多在黑暗谷底人的一絲曙光。

基金會輔導員大衛說:「曾有剛從監獄釋放出來的人,從路易斯安那州開了好幾百哩的路,一路北上就是為了來The Doe Fund,尋找新生的機會。」

基金會目前僅收男性,至少為十八歲的成年人,平均年齡約為四十三歲。經過十五年來的發展,The Doe Fund除了麥當勞夫婦的捐款外,許多善心人士和企業界也跟著解囊相助,豐田汽車更是不餘其力,數次捐出鉅額款項。

該基金會現在紐約有六棟職訓和宿舍大樓,目前是美東地區最大的清潔承包機構,紐約市府雇用了該組織兩萬五千名的工人,負責清掃市區街道和鏟雪等工作,此外,該基金會還承包了許多建築工地,由旗下工人扛起工地的苦力勞務。

再起步 吃苦耐勞強迫存款

而進入基金會受訓的人們,在第一個月受訓時期,每天需工作四個小時,一個月有十五美元收入,無需繳交三餐和宿舍費用。訓練期滿,則受雇於The Doe Fund基金會,薪資以美國最低工資計算,即一小時在七美元到七點七五美元之間,但基金會從收入每周扣除七十五美元作為食宿費用,以及每周強迫存款卅美元到個人帳戶。因為多數人都在江湖混過,曾經在道上吃香喝辣,對於這樣報酬微薄的苦力工作,起初情緒很不適應,宿舍裡有時發生幹架事件,端靠輔導員軟硬兼施交心談話,以及開除、隔離等強硬措施,讓這些人冷靜下來。身上滿是刺青的約翰說:「誰沒拿過刀捅過人?打架不過小事一樁,只是坐過牢之後,青春歲月都耗損了,為了下半生打算,我只有改掉壞脾氣。」約翰說:「靠勞力賺錢,夜晚睡得坦蕩安心。最重要的是,我從正當工作中,重拾失去了很久的自尊。穿著藍色工人服掃馬路,我覺得我和紐約市民沒有不同。」

更生人 改頭換面找回信心

住在宿舍的人,每周兩次尿液檢驗,如果沒有通過,立刻送去隔離戒毒。宿舍是十人一大房,各有自己的床、櫃、桌,此外還有康樂中心,電腦房等。每晚十點就不得外出,周末可外宿。由於強迫存款,已有上萬人在一、兩年存足獨立基金,憑著技能和資歷,在外面找到正當工作。馬歇笑著說:「原來和我斷絕關係的家人,看我改過自新,現在也願意和我談話了,女友也又聯絡上了,她很高興我不再吸毒,等我從基金會『畢業』,我們就會計畫結婚。」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