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專訊】上回提到市川崑與木下惠介同為日本 影壇4騎士,另外兩人是黑澤明 和小林正樹。隨着市川崑在今年2月逝世,4騎士時代已徹底終結。市川崑的遺作是去年與另外9組導演合導夏目漱石的《夢十夜》。及後我讀到鄭樹森與舒明以對談方式合著的新書《日本電影十大》,才知道4騎士原本並非什麼獎項封號,而是因為60年代後期經濟不景,4大導演為了挽救當時的電影市場,合組了「4騎之會」開戲,第一部出品是黑澤明的《沒有季節的小墟》。可惜此片票房失利,「4騎之會」馬上陷入財困,黑澤明更試圖自殺,所以4騎士是段悲慘日子,並非甚麼風光榮譽。

《日本電影十大》資料詳實,兩位作者所做的名導名作排行榜讀來有趣,但我個人覺得花精力去排名,然後又細心把好作品細分為「傑作」、「佳作」,是件有點累人的事。不過他們提到一點我甚有同感,就是有些電影看的時候很震撼很感動,日子稍長印象就變得模糊,相反有些作品看的時候好感只屬淡淡的,但很多年後依然留有持久的印象。

記得90年代初期我看過兩部不起眼卻未能忘懷的電影﹕韓裔導演崔洋一(近作有《血與骨》)在93年拍的《明月照何方》,今村昌平的兒子天願大介首次執導的《Asian Beat日本篇之我愛日本》。這兩部戲都由能操流利日語的菲律賓 籍女郎Ruby Moreno主演,故事都是描寫繁華的日本受盡歧視的少數族裔。他們隱身在大城市裏,沒有資格和日本人平等交往,只能當舞小姐、的士司機,或者其他下流的勾當。市川崑與木下惠介的《破戒》寫的是明治時代部落民的悲歌,《明月照何方》和《我愛日本》則是現代部落民的無奈,這些電影讓我看到一個偶像劇看不到的日本社會。

順帶一提,《Asian Beat》以永瀨正敏飾演的Tokio連貫串整個系列,香港篇《秋月》由羅卓瑤導演,同樣是部沒有登上任何排行榜的好看電影。(http://blog.age.com.hk)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