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話:二十世紀最重要的科技影響,首推電腦與網路的興起。

對becco來說廢話的定義便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所以任何足堪視為真理的東西,都是廢話。
(嗚嗚,小學自然課時就是對老師說溜了嘴,以致被狂罵一整節課:「不想聽"廢話"就給我滾出去!」)

然而網路興起所帶來的影響中,很多是人們始料未及甚至未完全接受的事實,比較苛薄的且令人疲乏的是
「人人都成了作家(網路作家)」或日本人所謂「文學卡拉ok時代」的來臨。

另一個和Becco切身相關的就目前正在做的事情: 老天,從小作文根本拿不到一半分數的傢伙竟然在公開場合寫起東西來給人看。

這還不是最諷刺的,連蛋都煎不好的人接下來要在網上寫得竟是做菜料理的心得呢!

事情得從2003年的「日本究竟之旅(註1)」談起。

頭一天登門造訪「前川」向隅之後,Becco帶著乖巧的爹娘三轉五轉地終於在「淺草今半」坐定,這是專賣牛肉料理的百年江戶老店,據說和近代日本人吃牛肉的歷史一樣悠久,招牌料理是「百年牛丼」、「和式牛排丼」、「壽喜燒」,典型的日本口味。店內侍者一個個都講著讓人能夠聽懂的英文,聽的我頭皮發麻--- 據以往的經驗,在美食大國裡,如此"紓尊降貴"的店,端出來的料理往往就只能是唬弄土包觀光客的把式。

所幸事後証明自己多慮了,扶桑國再一次狠狠打破Becco的成見,當晚在「今半」所用的餐點都頗有水準,美中不足的是近江牛不若其他和牛來得肥美鮮嫩(所以健康的多吧),令Becco媽碎碎唸不已,另外,以那樣的料理而言,索價實在高昂了些,引咱們再次造訪的機會不大。

當天嚐過的食物最令我難忘的就數烤牛排丼,簡單、平衡、美味。

秋涼日漸,週末上午在家準備考試,偶爾,我眼望窗外無聲飄過的人群,以及,那不再青蔥蓊鬱的並木,推開窗,飽飽吸入滿腔颯爽的秋風,我在遙遙心底祝禱…

你在騙誰呀!
嗯,總之天氣涼了自然該嚐點豐盈充實又暖人心脾的食物。

趕緊打電話給仍在Costco買餐酒的Becco爸Becco媽,請他們火速扛兩塊Prime的肋眼,什麼?PRIME缺貨!那就冷藏的Choice吧!那有沒有肋眼?沒。那剩啥?紐約客和沙朗。就沙朗吧,總之不要腓力喔!當然更不要牛小排!

秋天自古就予人肅殺氣息,別說是騷人墨客,相信那些馬牛羊雞犬豕一定也感覺到了。

接下來呢?
電鍋裡白飯所剩無幾,拿出上禮拜在中研院旁水果鋪買的「池上晚冬米」---老板娘說是她老爸自己種的,有機哉埴,自然(陽光)烘焙---洗他三杯,這是新米,母親叮囑水放少些,打九折。學日本人煮飯講究洗米與水源,記得漫畫裡說要用輕柔的動作順同一個方向打圈子,這簡單。至於水,嗯,肚子咕咕叫了,拿備長炭泡水裡一天再煮這招顯然來不及使,就拿Brita濾過的水好吧。最會放進一匙米醋和橄欖油泡上半小時再炊煮。

這些小動作是不是讓煮出來的白米飯更加香Q美味,不同時煮一鍋對照組實在也說不準確,只是理論派的Becco難得動手弄吃食,「自我感覺良好」才最要緊。

經過這點功夫和小小的講究,那「美好的仗」既然打過,原本"不無小補"的改進吃進嘴裡,應該也會給放大不少吧。

設定好電鍋一小時後炊飯,還剩啥?
我回到電腦把當初的照片又核對一次,將作法確定如下:

煎蛋絲少許
蔥白切絲(約1.5mm寬)
蔥綠切絲(約1.5mm寬)
洋蔥絲(N/A ---因眼淚直流,寬度估計已超過誤超容許標準)
海苔絲(約2mm寬)
芝麻(橢圓長軸約2mm)

以上食材感謝Becco媽精良的代客操作

當然還有炭烤後撒上海鹽的沙朗牛排(厚度約12mm,照前面文章的烤法),
以及用鰹魚醬油、味琳、砂糖調製成的淋醬。最後,為了比較肉質,順手又烤了一條帶骨牛小排和新鮮干貝(by Becco爸)。

將飯盛在「吉野家」那樣的大碗裡,先撒上白芝麻,沿著碗沿鋪上蔥白、洋蔥、海苔、蛋絲及兩粒干貝,牛排烤好以菜刀迅速斜片,放進碗中央預留好的位置,撒小小撮海鹽,正中央擺上一團綠蔥絲,以免顯得單調。淋上醬汁,大功告成。

簡單豪華、樸實考究的和風「我家牛排」丼就完成了。

雖然這牛排丼配上一盅「純米酒」和一碗秀珍菇紅味噌湯肯定會更像回事,但週末在自己家裡實在不需那麼執拗,拿加洲的zinfandel和冬瓜蛤蜊湯(這麼困難的東西當然不是我做的),誰曰不宜?

三人興沖沖地把三碗牛排丼在桌上擺好,迫不及待嚐上一口:唉,這種簡單美味的小玩意兒下次甭大老遠跑日本吃了。

我們也發現美國牛肉要是選的好,吃起來其實不比”平價的”日本牛差,而同一品牌等級的牛肉烤過之後,牛小排吃起來硬是遜沙朗或肋眼一籌,很奇怪,滋味就是貧乏得多,而且吃來費力。難怪回想外面賣的牛小排,這部位的牛肉總是用醬料狠狠醃過才烤(例如最有名的台塑牛小排),要不就是和厚厚一層醬汁配著吃,少見硬碰硬見真章的吃法。

至於那個「池上晚冬米」,則不如平常家裡食用的池上「陳協和」,毫無疑問後者米粒更晶瑩飽滿,咀嚼時米飯特有的香甜豐富多啦。而costco買的 Seghesio的zinfandel意外的挺搭這丼飯,其實酒本身也做的相不當錯,上網一查,好傢伙,WS給到88分吶。(以台北六百多元的價格,不易苛求了)

總之,這簡單的一餐吃得大夥滿意極了---事實上只要能在家裡重現外頭館子的食物,對我來說就一直是件神奇莫名的事情,這回的對象甚至遠達東京淺草的老店,更了不起。

和「今半」的其他料理相較,「牛排丼」大概是其中最簡單易得的美味,烹調過程簡單省事,只要將好材料備齊就等於成功了三分之二,不像「牛丼」或「壽喜鍋」需要特殊的熬煮、醬汁或器材。若不是顧慮爹娘的身体,還真想晚上再玩他一次,以臻盡善盡美。(首先是飯還不夠好,另外,一時疏忽拿壽司用海苔,其實拌白飯該用一包包零食海苔才是!)


嗯,希望上面說的不全是廢話。

以上。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