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日試爆核子裝置,要使美國不能輕視北韓,結果惹毛了許多別的國家。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前晚以十五對零票一致通過決議案,援引《聯合國憲章》第七章第四十一條,對北韓實施新的制裁。

細讀長達十七段的制裁內容,嚴格而言,不能算太嚴厲;美國只得到精神勝利,波頓大使極力主張的海上攔截所有進出北韓的貨輪,被灌水後完全變了樣。國際貿易與旅行的限制,只及於核武原料與涉及核試的官員。老實說,決議案只為敷衍華府,對平壤沒有太大影響。
但日本卻跳出來大表不滿。首相安倍晉三立即下令,停止所有與北韓的雙邊貿易,並禁止北韓貨輪進出日本港口,使十六艘北韓輪船必須中止裝卸貨物,立即離港。昨天他又在東京表示,日本還在考慮其他更嚴厲的措施,本周內將陸續宣布。

日本有美國的核子「保護傘」,軍力遠強於北韓。金正日膽子再大,也不會瘋到要用核子彈去攻擊日本。安倍為何採取如此手段,彷彿大禍將臨的樣子呢?

這問題要從日本國內政治觀點去看。小泉純一郎擔任首相的八年裏,故意不理會中共與南韓的抗議,堅持參拜東京靖國神社,用意非常清楚,就是要喚醒所謂「大和民族魂」,為修改麥克亞瑟元帥代為起草的「和平憲法」預作準備,其最終目的就是要恢復軍國主義,與中國大陸一爭短長。

美國有些右派政治觀察家認為,布希總統六年任期裏,坐視中共崛起,束手無策,美國對亞洲政策一無是處。唯一可資稱道的,是與日本的同盟關係更加親密了,並舉日本海上自衛隊已派軍艦到伊拉克外海助陣,作為證明。

但如從日本自私的國家利益出發,也可說小泉利用了布希,去對抗崛起的中國大陸,希望美國圍堵住中共,讓日本達成第二次世界大戰未能做到的「東亞霸主」美夢。這兩種南轅北轍的看法,見仁見智,要看今後幾年東亞局勢如何發展,只有歷史能做出最後判斷。

小泉交棒給安倍晉三,後者並非不認同前任的大政方針,只因上任伊始,急求表現成績,所以把修復與中、韓關係列為施政首要目標。安倍蜻蜓點水式去北京與首爾的訪問,明眼人一望即知,其中必有暗盤交易,與東京故意放出的煙幕彈,說安倍如何有自主性,完全不符。

是什麼暗盤呢?說穿了一錢不值。就是安倍含含糊糊地為日本二戰前的侵略行為,說兩句不著邊際的「遺憾」一類的話。但私下向北京與首爾解釋,為了給小泉「留點面子」,他作為新任首相,可以秘密承諾,他自己不會再去靖國神社參拜,但要求不得對外宣布。這種說詞,西方人不會懂,東方人卻心領神會。相信胡錦濤與盧武鉉是在權衡得失後,才接受了這份拿面子換裏子,兩不吃虧的交易。

安倍下一步怎麼走,才是他真正的困難。他雖是第一位戰後出生的首相,但歷經「終戰」六十一年的和平歲月,日本社會結構變遷之大,無人敢預測修憲能否得到多數民眾的支持。

日本雖在急速高齡化,但最新統計顯示,六十四歲以下的人仍佔總人口四分之三左右,亦即這些人對二次大戰毫無印象。日本女性早已走出家庭,每年離婚人數約為當年結婚人數三分之一。三、四十歲以下不論男女,有很大比率不想結婚生子,只盡情享受生活,買名牌衣飾,出國旅遊,把賺來的錢花光,以致國內儲蓄率大幅減低,影響經濟成長率。

年輕一代的人,會贊成日本重回軍國主義嗎?右派政治領袖從中曾根康弘、森喜朗到石原慎太郎,嘴吧雖叫得震天價響,卻都在等候別人出來提議修憲,因為他們沒有膽量挑戰修憲的高門檻。日本憲法第二章第九條,明白規定放棄戰爭作為對外手段,不得建立海陸空軍。這一條雖已被歷任政府用偷跑方式繞過,變得有名無實,究竟條文依舊存在,礙手礙腳。

日本如要修憲,門檻之高與台灣相同。李登輝主導修改中華民國憲法時,可能就把日本憲法有關條文照抄了一遍。依據日本憲法第九章第九十六條,修憲案必須經國會參眾兩院各三分之二以上議員表決通過,然後交付全國選民複決。如經國會同意,複決案的投票也可與全國性選舉合併辦理。兩年前陳水扁的「選舉綁公投」,即抄襲這點而來。複決時須有具投票權國民半數以上投票,而贊成票又超過半數時,修憲案才正式通過。

和許多瞭解日本政情的朋友談天,都認為日本老一輩與年輕人之間,確實有「代溝」存在。右派政客不敢提議修憲,因為萬一通不過,以後就永無機會了。安倍需要更多時間,去培養民意支持度,還要國際環境恰好配合。到時日本選民是否同意,仍有待證明。

日本也不可能發展核武,不但國內輿論不容,也確實無此必要。由此可見,日本政客為北韓核試而大聲叫囂,醉翁之意不在酒,另有目的。

安倍面臨的處境,沒有解套之法。任何要使日本成為「正常國家」的企圖,不但將破壞國內繁榮與和平,也必將引起包括中國大陸與南韓在內各鄰邦的強烈反對。小泉八年來沒有做到的事,即使再給安倍八年,他恐怕也做不到。(本專欄每周一刊出)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