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的理論雖然由外國人創立,但並不是說中國人就沒有經濟行為可以分析; 在中國悠久的歷史裡,關於人的經濟行為的探討,不論是嚴謹的、詼諧的,數量極多。 本網頁搜集了一些牽涉經濟原則的笑話與趣聞,聊供解頤。 也希望讀者不吝提供各種經濟學笑話,帶給大家一點現代繁忙生活中的快樂。 (為之齋主人1997.9.26)

經濟學笑話的英文網站,由此進入:

The original JokEc in Finland is mirrored in Japan, UK and USA.
For the benefit of the service please use the closest mirror.
(頑皮兔‧聯合報1998.10.8第34版)
阿婆看完病回來,抱怨醫院收費不合理。
我問:「不是有健保嗎?」阿婆這下更不高興: 「話是這樣說沒錯啦!可是人家郵局掛號才收幾十塊而已,醫院卻收了我一百多塊呢!」
(吳大猷‧聯合報1997.6.6第41版)
化學教師:「當水變成冰時,最大的變化是什麼?」
學生:「價錢。」
(阿潼‧聯合報1996.11.22第38版)
中東石油商向同行說:「我們仿效美國辦法,不加價,只把油桶造得小一點。」
(宜杰‧新生報1992.8.11第15版)
有個小銅匠為某大戶人家幹活,得了賞銀十兩,回家的路上,又拾到五貫銅板。 他得意極了,抬頭挺胸、趾高氣揚地走在路上,把銅擔晃得鏗鏘作響。 那副招搖神氣的模樣,彷彿他是天下第一大富翁呢。
有個大富翁遭到匪徒搶劫,珍珠鑽石、黃金美鈔全被洗劫一空, 只剩下幾座園林、十幾幢樓房、百餘頃田地和十幾件骨董。 大富翳成天長吁短嘆,惋惜失去的財富,悲傷地說:「這樣窮的日子叫我怎麼捱呀?」 不久就投湖自盡了。(選譯自當代戴逸如繪著「啟鎖齋笑林」)
(清‧遊戲主人‧笑林廣記‧卷一)
一官最貪,一日拘兩造對鞫,原告饋以五十金,被告聞知,加倍賄托。 及審時,不問情由,抽簽竟打原告。原告將手作五數勢,曰: 「小的是有『理』的。」官亦以手覆曰:「奴才,你講有『理』?」 又以手一仰曰:「他比你更有『理』哩!」
(清‧遊戲主人‧笑林廣記‧卷一)
一官出硃票取赤金二錠,鋪戶送訖,當堂領價,官問價值幾何, 鋪家曰:「平價該若干,今係老爺取用,只領半價可也。」 官顧左右曰:「這等發一錠還他。」發金後,鋪戶仍候領價, 官曰:「價已發過了。」鋪家曰:「並未曾發。」 官怒曰:「刁奴才,你說只須半價,故發一錠還你,抵了一半價錢, 本縣不曾虧了你,如何胡纏,快攆出去!」
(清‧遊戲主人‧笑林廣記‧卷二)
有應受官責者,以銀三錢雇鄰人代往,其人得銀,欣然願替; 既見官,官喝打三十,方受數杖,痛極,因私出所得銀,盡賄行杖者,得稍從輕。 其人出謝曰:「前日蒙公賜銀,救我性命,不然幾乎打殺。」
(清‧遊戲主人‧笑林廣記‧卷二)
一人二十歲生子,其子專靠父膳不能自立;一日算命云: 「父壽八十,兒壽六十二。」其子大哭曰:「這兩年叫我如何過得去?」
(清‧遊戲主人‧笑林廣記‧卷二)
一人命僕往楓橋打聽麥價,僕至橋,聞有呼吃扯麵者,以為不要錢的, 連吃三碗逕走,賣麵者索錢不得,批其頰九下,急歸謂主人曰: 「麥價打聽不出,麵價吾已曉矣。」主問:「如何?」 答曰:「扯麵每碗要三個耳光。」
(清‧遊戲主人‧笑林廣記‧卷四)
有慕開典鋪者,謀之人曰:「需本幾何?」曰:「大者萬金,小者亦須千計。」 其人大駭而去。更請一人問之,曰:「百金開一錢當亦可。」又辭去。 最後一人曰:「開典如何要本錢,只須店柜一張,當票數紙足矣。」 此人乃欣然擇期開典。至日有持物來當者,驗收訖,填空票付之,當者索銀, 答曰:「省得稱來稱去,費壞許多手腳,待你取贖時只將利銀子交便。」
(清‧遊戲主人‧笑林廣記‧卷四)
富翁謂貧人曰:「我家富十萬矣。」貧人曰:「我亦有十萬之蓄,何足為奇。」 富翁驚問曰:「汝之十萬何在?」貧者曰: 「你平素有了不肯用,我要用沒得用,與我何異?」
(清‧遊戲主人‧笑林廣記‧卷四)
有人拉友作會,友固拒之,不得,乃曰:「汝若要我與會,除非是跪我。」 其人即下跪,乃許之。傍觀者曰: 「些須銀會,左右要還他的,如此自屈,吾甚不取。」 答曰:「我不折本的,他日討會錢,跪還我的日子正多哩。」
(清‧石成金‧笑得好)
兄弟二人合買靴一雙,言過合穿。及買歸,其弟日日穿走,竟無兄分。 兄心不甘,乃穿靴夜行,總不睡覺。不幾日靴破, 弟謂兄曰: 「再合買一雙新的!」兄愁眉曰:「不買了,還讓我夜間好睡睡覺罷。」
(清‧袁枚‧隨園詩話)
蠶食桑而所吐者絲也,非桑也;蜂采花,而所釀者蜜也,非花也。 讀書如吃飯,善吃者長精神,不善吃者生痰瘤。
(明‧浮白主人‧笑林)
客有欲買蘇州貨者,或教之曰:「蘇州人撒半價,視其討價,半酬之可也。」 客信之,至綢緞店,凡討二兩者,只還一兩;討一兩五錢者,只還七錢五分。 店主恚甚,謂客曰:「若如此說,不消買得,小店竟送兩匹與足下罷了。」 客拱手曰:「不敢不敢,學生只領一匹。」
(明‧馮夢龍‧笑府)
一丞不識字,凡買物即畫形簿上。令來,值丞不在,展簿視之,怪其所為, 每行用朱筆直抹。丞歸視,怒曰:「你衙內買紅燭,如何也記在我簿上?」
(明‧馮夢龍‧笑府)
一官府生辰,吏曹聞其屬鼠,醵黃金鑄一鼠為壽。官喜曰: 「汝知奶奶生辰亦在日下乎?奶奶是屬牛的。」
(明‧醉月子‧精選雅笑)
一人網(巾)甚破,人見謂曰:「不像樣,何不修好戴之。」 其人悻然對曰:「正是我費了錢,卻圖你儂好看!」
(宋‧笑苑千金)
汴京孟良家巨富,一毫不拔,父病不肯求醫,父曰: 「病體淹延,何日可瘥?欲往醴泉觀禱祝平安。我不能行,汝可頂載同往。」 翌早,良載父而行,過汴橋,值舟繩所挽,拋父入水。 時有水手在旁,謂良曰:「倘賜一兩錢,顧躍波而救父。」 良酬以三錢而左不允,良再添(為)四錢,又不允。父於水中呼兒曰: 「孩兒,只是五錢,以上一錢也不得添!」
(唐‧張固‧幽閒鼓吹)
唐張延賞判一大獄,召吏嚴輯。明旦見案上留小帖云: 「錢三萬貫,乞不問此獄。」張怒擲之。明旦復貼云:「十萬貫。」 遂止不問。子弟乘間偵之,張曰: 「錢十萬,可通神矣,無不可回之事,吾懼禍及,不得不止。」
(南齊‧百喻經‧欲食半餅喻)
譬如有人,因其飢故,食七枚煎餅。食六枚半已,便得飽滿。
其人恚悔,以手自打而作是言:「我今飽足,由此半餅。然前六餅,唐自捐棄。 設知半餅能充足者,應先食之。」
(南齊‧百喻經‧債半錢喻)
往有商人,貸他半錢,久不得償,即便往債。
前有大河,雇他兩錢,然後得渡。到彼往債,竟不得見。
來還渡河,復雇兩錢。為半錢債而失四錢,兼有道路疲勞之困。 所債甚少,所失極多,果被眾人之所怪笑。
(南史‧呂僧珍傳)
宋季雅罷南康郡,市宅,居僧珍宅側。僧珍問宅價,曰: 「一千一百萬。」怪其貴。季雅曰:「一百萬買宅,千萬買鄰。」
(北齊‧顏之推‧顏氏家訓)
博士買驢,書卷三紙,未有「驢」字。
(三國‧魏‧王肅‧孔子家語)
楚王出遊,亡弓。左右請求之,王曰:「止!楚王失弓,楚人得之,又何求之?」
(東漢‧應劭‧風俗通)
齊人有女,二人求見。東家子醜而富,西家子好而貧。 父母疑而不能決,問其女,定所欲適:「難指斥言者,偏袒,令我知之。」 女便兩袒,怪問其故,云:「欲東家食西家宿。」
(戰國策‧燕策二)
人有賣駿馬者,比三旦立市,人莫知之。 往見伯樂曰:「臣有駿馬欲賣之,比三旦立于市,人莫與言, 願子還而視之,去而顧之,臣請獻一朝之賈。」 伯樂乃還而視之,去而顧之,一旦而馬價十倍。
(韓非子‧喻老)
宋之鄙人得璞玉而獻之子罕,子罕不受。 鄙人曰:「此寶也,宜為君子器,不宜為細人用。」 子罕曰:「爾以玉為寶,我以不受子玉為寶。」 是鄙人欲玉,而子罕不欲玉。故曰:「欲不欲,而不貴難得之貨。」
(韓非子‧說林上)
魯人身善織屨,妻善織縞,而欲徙於越。 或謂之曰:「子必窮矣!」魯人曰:「何也?。」 曰:「屨為履之也,而越人跣行;縞為冠之也,而越人被髮。 以子之所長,遊於不用之國,欲使無窮,其可得乎?」
(韓非子‧外儲說左上)
楚人有賣其珠于鄭者,為木蘭之柜,熏以桂椒,綴以珠玉,飾以玫瑰,輯以翡翠。 鄭人買其櫝而還其珠。此可謂善賣櫝矣,未可謂善鬻珠也。
(闕子)
宋之愚人得燕石梧臺之東,歸而藏之,以為大寶。周客聞而觀之。 主人父齋七日,端冕之衣,釁以特牲,革匱十重,緹巾十襲。 客見之,俯而掩口,盧胡而笑曰:「此燕石也,與瓦甓不殊。」 主人父怒曰:「商賈之言,豎匠之心!」藏之益固,守之彌謹。
(列子‧黃帝篇)
宋有狙公者,愛狙,養之成群。能解狙之意,狙亦得公之心。 損其家口,充狙之欲。俄而匱焉,將限其食。恐眾狙之不馴于己也, 先誑之曰:「與若芧,朝三而暮四,足乎?」眾狙皆起而怒。 俄而曰:「與若芧,朝四而暮三,足乎?」眾狙皆伏而喜。
回到休息區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