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意間在彼岸某網站發現這樣一篇幽默的翻譯文章,po出來,請大家品嚐…

墨水瓶醫生的健康忠告
  
   這篇文章被分在“幽默”一類,亦即不需要嚴肅對待的滑稽東西。我們在此忠告:不能消化幽默的讀者,請立即離開此地。我們不歡迎無名怒火。如果您因為這篇文 章而想送我們一束無名怒火,我們會將您定性為不可救藥的低生命力瘋病患者,並對您搖搖頭以表示極大的同情。
  
  墨水瓶醫生的音樂健康系列
  “我們在傾聽著幫助您”

第六章  馬勒綜合症(後現代情感爆發症)
  
  本文以威廉‧貝博士的研究為藍本
  
  榮譽贊助:
  四十分鐘以上交響曲預防科學會
  
  6.1 簡介
  
  馬勒綜合症是人類所面臨的最嚴重的健康疾病之一。全世界的音樂聽眾中,至少有1000萬人受到感染。“自閉馬勒症患者”的人數每年都會新增成千上萬人,而且增長率還在加快。
  
  此病的主要發病區是歐洲、美國和東亞的富裕地帶。不健康的音樂食譜會加重病情。並且,由於病體對用來殺死致病寄生蟲的音樂配方具有越來越高的抵抗力,此病的災害情況在逐年變得更為複雜。
  
  馬勒綜合症主要是由後現代情感爆發症(Blastmodium Postmodernemotionalis)類高密光碟(Compact Disc)這種帶菌者引起的。這類帶菌者能夠引發不同類型的後現代情感爆發症,包括自大誇張爆發症(Blastmodium Egogigantis)、痛不欲生爆發症(Blastmodium Miserablis)和馬勒爆發症(Blastmodium Mahleria)。其中自大誇張爆發症最為危險。如不進行治療,它將導致致命性馬勒性腦炎(Fatal Cerebral Mahleria)。一旦患上此病,患者將變得呆若僵屍,背著大包高密光碟游走于音樂廳周圍,以懷有敵意的目光瞪著有可能傳染上此病的潛在受害者,特別是 他們認為犯了一些錯誤的指揮。
  
  高密光碟的傳播者是屬於爆發症亞種的音樂會聽眾科。因為某些原因,攜帶此類病菌者主要是男性。和其他音樂會聽眾相同的是,他們也主要在音樂廳、高密光碟店和音樂新聞組內繁殖。每個個體對包括高密光碟價格在內的殺菌劑的敏感程度各不相同。
  
  患者體內攜帶的菌株會迅速破壞負責支持其他作曲家的細胞。這會導致患者出現間歇性的高密光碟瘋魔症狀以及有如高燒發作時的眼神。馬勒性腦炎患者體內的受損細胞會堵塞大腦內的血管。這種高危症狀只能通過聆聽馬勒的交響曲來減輕,只有這樣才能讓血流恢復通暢。
  
  馬勒綜合症有時候能被抗馬勒藥治癒,包括巴羅克音樂、海頓的早期交響曲、西貝柳斯的內在邏輯以及巴赫的《賦格的藝術》。一旦病菌被根除,對馬勒的生平執著而痛苦的描述、“痛苦”一詞的大量近義詞和音像店裏長時間駐留於 M 這一欄的症狀即會立即消失。
  
  然而,在某一些地區,病菌已經對普通的抗馬勒藥有了抗藥性。這些地區的病人就需要更為強力的藥物,如麥當娜、史蒂夫‧旺德以及貓王普萊斯利。如果病情已經達到最嚴重的地步——包括馬勒性腦炎在內,那就得毫不猶豫地用上人類所發明的最最危險的藥物——理查‧克萊德曼。
  
  我們向公眾建議,在高發病地區購買音像製品的顧客——特別是想買“呂利”或“瑪蒂努”製品的顧客——身手請儘量敏捷一點。一旦受到馬勒綜合症患者的威脅,下面一招也許有用:甩出一把錘子,平靜而堅定地說:“不要再過來!再過來我就敲響最後一次錘擊!”
  
  關於當地帶菌者的生態學知識一定要豐富,這對於控制這項疾病來說至關重要。首先,我們必須瞭解爆發症亞種所包括的幾個科屬。

6.2 幾種症狀
  
  一般情況下,馬勒症患者分為幾種,這一點和其他音樂會聽眾科的生物非常相似。以下是色彩最豐富的幾種:
  
  全知全能型(無力抵抗症,Resistansis Futilium)
  
  如果第七交響曲第四樂章的曼陀琳在第16小節時漏了一個音,此類患者肯定會覺察到,而且會讓你知道他們覺察到了,並會試圖因為你沒有覺察到而 鄙視你。不要和他們理論:這正是他們想要的效果,他們不會聽你說,因此你不可能說服他們。最好的辦法是假裝(或者不假裝)肚子疼,馬上溜走。他們一旦找到 下一個犧牲品就會放你走。
  
  全見全聞型(史前恐龍症,Prehistoricum Dinosaurus)
  
  此類患者會努力讓你相信,因為你這個才剛接觸馬勒的不幸的傢伙從沒聽過第八交響曲的“現場”演出、更不用說其他的音樂會比如1964年巴比羅 利指揮柏林愛樂樂團的第九交響曲,你是不可能理解什麼是真正的、偉大的馬勒式的演出。不要讓這些人靠近你。如果他們有機會,他們可能對任何人說這樣的話, 甚至該場音樂會的指揮。和全知全能型患者不同的是,這些人並不是故意要表現得很高傲,他們只是在追憶似水年華而已。只要肆意地朝他們微笑,以盡可能同情的 眼光看著他們,就可以了。
  
  窮竭夢想型(無知猥瑣症,Obscenis Ignoramus)
  
  在家裏指揮自己的音箱確實很好玩,但有些見不得外人的事還是只在家裏做算了。一旦此類患者開始在音樂廳裏揮舞雙臂,他們所表現出的只能是赤裸 裸的自我膨脹和極度的自命不凡;因為,如果他們真有這能力,那他們早就該出現在指揮臺上了,而不是和廣大人民群眾坐在一起。對付這些人,一定要在中場休息 的時候羞辱他一番。比如,你可以響亮地指出他們的指揮裏有哪些錯誤,(“……sehr langsam的意思只是很慢,而不是死氣沉沉!”)或者直接讓他們“先回家練會兒”。
  
  唯馬是瞻型(臭屁藝術症,Artus Fartus)
  
  好,對這一類患者來說,馬勒更像是一種宗教,而不是一種藝術形式。如果你要他們承認其他觀點,他們寧可自殘。任何將馬勒的作品稱為“古典音 樂”的行為都會導致他們使用極其恐怖的暴力。有一個好處是,對待他們認為不值得交流的人,此類患者都是用鼻孔看人的,他們不屑在中場休息的時候跟你說話。 有時候,你能通過他們夾在腋下的破破爛爛的超大開本總譜來認出這些人。
  
  過度浪漫型(劇烈亞慢性症,Hypochrondus Maximus)
  
  這一類人的慢性症狀是,他們總是處在浪漫主義的憂鬱(也被稱作“藝術型”憂鬱)之中,雖然他們其實沒什麼可憂鬱的。因為這點,就得避開他們。 這些人通常穿著黑色佐丹奴圓領毛衣,一直戲劇性地做著用手背抹額頭的動作,因此很好辨認。他們飽讀詩書,認為自己是詩人,(確實很詩人,但我們不都是詩人 嗎?)總是想像自己正因致命的心臟病而受著磨難(甚至即將死去);很巧的是,他們所得的和馬勒所得正是同一種心臟病!
  
  福音戰士型(馬勒崇拜狂熱症,Zealotum Cultus Mahlerea)
  
  對這類患者來說,馬勒絕對就是宗教:他們堅信只有一位作曲家值得聆聽,那個作曲家就是馬勒。如果你想在他們面前提別的作曲家,他們就會覺得受 到了侵犯。他們擁有一切正式出版的馬勒作品錄音,而且只擁有馬勒作品錄音;另外,他們還擁有用隨身聽錄下來、只在他們自己人圈子裏交換的偷錄錄音——而且 數量還更多。自 DVD發明以來,他們就只用“原聲模式”來看電影《魂斷威尼斯》。更糟的是,他們會不厭其煩地說服你,只有他們的宗教才是正確的宗教、唯一的宗教,他們會 列舉各種例子,從馬勒有多大(“……要一千多人才能演呢!”)到馬勒有多流行。此外,還有一則啤酒廣告能把他們送上狂喜的雲端,特別是指揮高高躍起的那 段。對他們來說,如果有哪位作曲家能夠切割光纜,那必定是馬勒。
  
  要對付這類人,你就得先裝作已經被他們說服、接受他們的信仰、接受馬勒是唯一的先知這一信條,然後一有機會就逃走。
  
  “馬瘋”綜合症(卡普蘭精神症,Kaplaneria Psychosis)
  
  這類人有嚴重的精神問題,其病症被稱為“為馬勒而瘋狂”(“馬瘋”)綜合症。(俗稱“在馬路上瘋跑”症或“馬口瘋吐白沫”症。)他們一想到要 辭退工作再買來馬勒的手稿再上個一年指揮課再指揮全世界各大樂團演一部馬勒的交響曲,就會夢遺。有些家財萬貫之士,比如那些“我已經花完了所有想花的錢都 不知道剩下的錢該怎麼用”的人,實際上已經完成了上述事業。還好這樣的人數量不多。
  
  聞樂起歌型(上下竄口症,Podex Perfectus)
  
  對於這些人,如果你在給了他們至少一次警告(比如在音樂會進行之中狠狠瞪他們一眼)之後才動手殺了他們,那麼世界上任何地方——或者至少是擁有一個正經的交響樂團的地方——都不會起訴你。有的地方可能還會為你因此對藝術作出的貢獻而嘉獎你一枚公益勳章。

唔……那麼,你是哪一種呢?
  不要再猶豫了——
  趕快撥打電話“1800要開心”向專家求助吧!
  
  以上是墨水瓶醫生的音樂健康系列的又一篇文章
  “我們在傾聽著幫助您”

文章出處: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118013/



馬勒綜合症還漏掉了幾種亞症,其中之一就是合併LP showoff 感染症。

此症候於網路聊天版最為常見,只要有人提起馬勒交響曲,患者就迫不及待的秀出他的個人收藏,少則幾張加幾盒攤一地,多則好幾頁的圖片讓你看不完。

感想通常不會太多,多半是: 這張聽起來很過癮,這張真的很難買,現在更貴了,這張是我最早的馬勒,這張... 等等。

巧的是,此類患者所秀出來的唱片品像通常不是頂好,雙片裝多半都有一圈白白的摩擦痕跡,或是盒裝表面有標籤撕掉連帶傷及盒子的情形。

表示他們的唱片架通常太擠,或是常常去蒐購一些便宜出清的冷門貨色。

另一件好笑的情形是,他們收藏的全集通常都不全。不是這個指揮家漏了八號,就是那個指揮家少了7 號。 雖然盒裝 CD 早就上市二三十年了,可是這些死硬 LP 患者卻堅決維持他們家"大張"的傳統,對於那種閃閃發亮的小亮片,則是完全的冷感。

如果你還不識趣在他面前提起那張沒有發行 LP 的版本,你會看到一種像是吃到蒼蠅的表情。

症狀最嚴重的,當然就是那些秀出 LP,同時也秀出 CD 套裝版本的患者,甚至是還同時有早期 CD 單張的幾張,以及同一指揮家戰前戰後類比數位等等不同時期的錄音。

可是這些資產豐厚的收藏者有時卻答不出來第八號交響曲有幾個樂章這種問題,而馬勒是否能滿足愛瑪各方面的需求反而更能讓這些患者們打開他們的金口。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