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田共視覺的高潮
翻著糞便攝影百科全書,蔡康永還是一臉酷勁,「大便也可以很漂亮,不是嗎?」顛覆性的、挑戰權威的書本,在自由開放的社會裡不僅是OK的,甚至還是必要的。攤開一系列完全自殺、完全中毒、完全失蹤手冊,蔡康永說,「破報」及清華大學的「大便報」,就很吸引人,「惡搞、挑戰權威,本來就是青少年的樂趣。」

把已經變冷的半杯咖啡擱在一邊,蔡康永有點惋惜的說,「這方面,台灣太少了點。」成長的過程裡,總會有一點變調,蔡康永說,那是一個重要的「過程」,不是一種罪過,日本有一本惡搞漫畫系列,打桌球時,都順便把LP也一道擺在桌球桌上,打桌球同時也展示卵葩,狠狠的惡搞。

難道攝影機只能拍美麗的花朵,不能拍大便、不能拍攝男人性高潮的表情?蔡康永說,學校教的都太偏向正經了,有時候離真實生活很遠,反而百無禁忌的網路給了很大的空間。蔡康永主持了目前唯一的電視讀書節目,公視「今天不讀書」,他說,節目裡就是要讓大家還原真貌,不要裝腔作勢。

性體驗 剌激的高潮

抽出那本性高潮怪書,蔡康永的表情開始有點放鬆,偶爾看得到一絲笑容,整本書大概有幾十幅男人性高潮時面部的表情特寫。如果不看文字,或者特別解說,翻開這本「怪書」,每一幅都有點像是「命案」現場的蒐證照片,緊閉雙目、齜牙咧嘴。

蔡康永說,一家叫作班尼頓的出版集團,喜歡出一些視覺震撼、影像顛覆的書,除了動物糞便百科全書,還有修女與教士接吻、黑女哺乳白嬰兒等。網路上流行搞自拍之後,類似男人性高潮表情的傑作,日後恐將不乏後繼者,而他是在許佑生的一個專欄作品裡,發現有這麼一本書,放在書架上,為「怪書」陣容再添新兵。

玩失蹤 完全的高潮

老一點的怪書是「完全」系列,蔡康永擁有完整的「完全」如何系列,有些之前列為禁書,他說,他買的時候都不是禁書,後來才從書店貨架上消失,有的改頭換面之後,隔若干年又重新面世,完全復仇手冊、完全病死手冊、完全中毒手冊,完全攤開在桌上。蔡康永說,這些書他其實沒有完全看完,但是光看書名,就知道書裡「挑戰」社會觀的力道不弱。

撇開其他各類「完全」手冊,蔡康永似乎十分鍾情「完全失蹤」手冊,「完全自殺」手冊爭議或許太大,蔡康永說,人們對自己還是有相當的主控權,不提「完全自殺」,大不了,總可以搞一搞失蹤吧。那本「完全失蹤」手冊,很技術很實務面地教讀者,如何採行各種步驟讓自己在人群裡消失。

蔡康永說,或許公眾人物都很想失蹤一下吧,至少擺脫自己的身分一陣子,那樣的感覺是很有誘惑力的。擺脫公眾人物的身分、擺脫自己背負的社會義務,擺脫那種被盯著、被期待的壓力,即令是陳水扁或馬英九,也可能不想一直處在媒體的鎂光燈下吧。蔡康永自己呢?他覺得與上班族比起來,他要自由、自主得多了,有時難免想像一下逃避的去處,那種想像的空間總是有的吧。

兔找死 怪異的高潮

從特殊角度切入人生的生與死,蔡康永打開一本漫畫繪本,「是一本完全自殺手冊兔子版」,蔡康永說,這本「找死的兔子」,訴求方式黑色、殘忍,但又很好笑,兔子想盡辦法尋死,把自己關在烤箱裡、把自己送上斷頭台,不停的以誇張的方式找死。殘酷的尋死,卻又搞得很好笑,逆向操作人們的思考方式,蔡康永也把它列為珍藏的怪書。

最近勤讀印度作家的小說,蔡康永說,書裡抗拒西方的內容與思考方式,與三十多年前在書店一角找到的「中國人發現美洲初考」,似有神似之處,那本衛聚賢教授的著作,早已絕版,甚至已完全無人提及,書皮發黃,裡面圖文並茂,蔡康永說,學術界需要那種瘋狂、有熱情的學者,就算只是靈光一現,又有何妨。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