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2/21 此次書展深受矚目的南韓小說家李文烈,是當代韓國最具代表性的作家之一。外型與言談都相當和藹親切的他,擔任過記者、教師,作品包括:《人的兒子》、《那一年冬天》、《有一對金色翅膀的鳥》、《皇上萬歲》等數十部中、長篇小說,以及兩本政治經濟評論文章的結集。其中,短篇〈狐狸〉曾改編為音樂劇《末代皇后》,在紐約林肯中心等地演出,這也使得李文烈被譽為首位以文學作品打入美國書市及文化圈的韓國作家。

李文烈曾贏得今日作家獎、東仁文學獎等南韓重要的文學獎,不僅文學成就備受推崇,更受到廣大讀者的肯定。他改寫中國《三國演義》的《三國誌》一套10本,在韓國熱賣超過千萬冊,所有作品在韓的銷售總數也已逾2800萬冊,受歡迎的程度甚至超過曾經訪台的另一位韓國暢銷作家黃皙日英。

李文烈是第二度來台,十幾年前,為了改寫《三國誌》,他曾前來台灣蒐集資料,當時還滿心以為台灣就等於中國。這回他在台出版兩本中譯新書:《人的兒子》(聯經)、《我們扭曲的英雄》(大塊),首次以作家的身分重遊,也增加了許多對台灣複雜文化背景的認識,他說感覺好像置身在一個從未造訪過的新奇之地,「比以前更想瞭解此地的風土民情、社會現狀」。

韓籍的崔末順認為,李文烈作品猶如「窺見扭曲的韓國社會的一面鏡子」。曾因父親投向北韓而遭南韓政府長期監控的李文烈,不諱言他對於政治議題比一般文人投注了更多心力。固定在南韓重要報刊發表政論、以文學諷喻時事、允諾出任政黨候選人的審查委員等,都是他以作家身份介入社會參與的實際行動。表情靦腆、頻頻以手帕拭汗的李文烈笑著透露,由於沒有表態反美、且頻頻質疑社會主義與民族主義威權是否壓迫人性,因此在韓國被許多社會主義或民族主義的基進信徒譏為「頑固的老右派反共主義者」。但李文烈似乎並不在

意,他聳聳肩,幽默地解釋:「罪惡以『主義』旗幟行之仍是罪惡,我不贊同任何廉價的、鼓吹利用人民的主義。」

和抨擊他的基進人士迥異的是,李文烈對中國未來的發展並不抱樂觀,在政治寓言小說《我們扭曲的英雄》裡,他也藉由其中一名教師的角色,批判了美國對韓國的「大哥」立場與態度。相較於黃皙日英等韓國作家直接描寫工農階層的現實筆法,李文烈自認他對社會結構、政治現狀的熱情與關心絲毫未減,只是文學的表現方式不同,他期盼讀者能夠洞悉,並回歸文學閱讀的本質,欣賞他作品裡的各種元素。

拜《三國誌》的暢銷而不愁現實營生的李文烈,在漢城近郊設置了一所「文院」,贊助數十名有志讀書、寫作的年輕人。在藏書逾15000冊的幽靜空間裡,李文烈和學員們每周兩天齊聚一堂,共同討論中國與西方古代經典,並以「同學」互稱。提起這間獨資開設的「私塾」,李文烈笑說,他是要一圓年輕時代的夢想:「終日只讀書、寫作,卻能吃住不愁。」他認為,中國的四書五經或西方的柏拉圖、亞里士多德,是韓國文學的源頭,因此他在「文院」裡花許多時間討論與研究這些作品。至於近、當代的文學,李文烈說:「我覺得未定型的寫作入門者容易受到影響,所以我並不鼓勵一起研討,但他們當然可以自行選擇喜愛的作品閱讀。」

李文烈的台灣之行,為台灣讀者帶來了新的視野,韓國文學創作與純文學的閱讀風氣、韓國文化基礎中對中國文化的尊敬和熱愛、韓國文人的積極社會參與,都令對韓國文學十分陌生的台灣讀者大開眼界,也具體展現了書展中文化交流的意義。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