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2/21 這個人,平日生活愛看電影,玩遊戲機,搜集玩具,特別是設計家玩具。設計家的玩具,除了形貌特殊,還設計了特別的盒子,和玩具本身合成套裝,等如玩具娃娃和她們的衣衫,這麼一來,如何捨棄盒子?

這個人的家所以會變成如今的樣子,完全是設計家造成的。就像如今的美術界面貌,什麼裝置藝術啦,概念藝術啦,不懂一筆繪畫的人都可以變成藝術家,則是杜尚惹的禍。

這個人的家變成什麼樣子了?變成盒子世界了,走進去轉個圈,還以為進了盒子博物館。這個人,恭維一點的說法,屬於單身貴族,即是說,王老五一名,經濟條件不錯,有餘錢購物。這個人恰恰喜歡消費,是個潮人,追求潮流產品作休閑娛樂。他當然有一套理論:消費可以促進社會經濟繁榮。如果城民個個做守財奴,商店沒生意,廠商少出產,勞動大軍個個失業,城市哪來安定繁榮?

再說,現代社會,日新月異,設計家不斷推出新產品,那些東西不但可愛動人,還能提升個人的品味。譬如說,即使是狗窩,擺一把Eames先生那浴缸般大的白色La Chaise,可不身價百倍?要不然,來一張明式官帽椅,整個廳堂難保沒有官味。

回頭再說這個人,他家中的確有一張明式圈椅,不過卻是看不見,因為看得見的只是一個盒子。椅子送來時,用紙皮盒包裹,那模樣,真型了,彷彿Christo 的包裹藝術。於是,盒子不拆開了,原封不動,放在屋隅,難得的是,功能不變,照樣可以就坐,還蠻結實的,硬中帶軟,剛中帶柔,還不必打蠟、揩抹。

椅子變成盒子家具的經歷如上,其他物品大致相似,譬如那個現代花瓶,小擺設而已,原來裝的盒子上有作者大大的簽名,花瓶上反而印在瓶底,看也看不見。因此,這個紙盒又不該扔掉,打開盒子一端,翻出四側紙皮,散出花瓣的形狀,瓶子留在盒內,一樣可以插花,這麼特別的花瓶充滿原創精神。

這個人,平日生活愛看電影,玩遊戲機,搜集玩具,特別是設計家玩具。設計家的玩具,除了形貌特殊,還設計了特別的盒子,和玩具本身合成套裝,等如玩具娃娃和她們的衣衫,這麼一來,如何捨棄盒子?要命的是,本來一件玩具一個盒子,而一系列的玩具,就說十個吧,那十個盒子竟可以砌成兩張小沙發,給玩偶坐;有的盒子上面寫了1─6的數目字,還原的小盒子竟是可以玩翻筋斗遊戲的骰子;還有一些盒子則是棋盤,向你和朋友挑戰。結果,買玩具者不但要提供擺放玩具的空間,還得準備擺放同樣多體積更大的盒子。這個人呢,乾脆由得玩具留在盒內,只看盒面的圖象,發揮想像力,也不必替玩具抹灰塵了。

大概這樣,這個人家中變成盒子王國了,一切都以盒子面世,如果有人懷疑他根本沒有名牌什麼什麼,他笑笑就算了。如果說杜尚害死了當代美術,設計家帶來了家居的災難,沒有了他們,世界是否又會寂寞?

誰說盒子不好,也許它們是環保先鋒,說不定我們將來不用購買木頭家具,改用紙盒做床、桌椅、沙發等等,可以省回多少木材,放生多少樹木啊。說不定設計家正在設計貼身彩繪的紙盒棺材,就像埃及的棺材那樣漂亮,還可訂製,又便宜,又環保,燒掉也不可惜。這樣想,這個人覺得連金字塔也可以是盒子,不過是三角型,人世間沒有比這更牢靠的房子了。這時候,窗外就懸掛著一個浮遊的、圓型的月亮盒子。

這個人是快樂的,他的盒子家居獨一無二,他又買了大大小小的盒子裝雜物,全屋整齊,色調和諧,自成風格。最快樂的,當然是這個人家裡的其他兩個成員,那是兩頭貓,盒子是牠們的遊戲天地,在高高低低的盒子林裡可以玩捉迷藏,可以磨爪,使家具刻上最原創的浮雕、最奔放的狂草。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