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一書中,賈寶玉編了一個香芋的故事哄林黛玉,不過那是虛構,現實生活中的香芋卻到處可見呢。

  在小金門旅遊的時候,導遊特別推崇當地的芋頭,說它非常香軟綿密,是有名的香芋,煮熟後盛在盤子裡,用湯匙舀像一團泥似的巴在湯匙上扣不下來,只好用筷子去刮,是挺好吃的。

  不過,我還是覺得台灣的芋頭比較香,本地的大甲和甲仙都盛產芋頭,品質非常好,尤其檳榔芋更是所有芋頭之冠,除了香軟綿密,還有一股濃濃的芋頭香,和小金門鬆白綿軟的口感不同。

  金門人很老實,那麼好的芋頭也只是做菜而已,相關的產品只有一口酥,不像台灣的芋頭研發出的口味那麼多又廣,做菜、做點心、做甜食、做冰品,甚至刨成薄片炸得酥酥像洋芋片似的,芋頭比馬鈴薯有彈性,又不像番薯那麼甜,所以很受歡迎。

  我的祖籍是廣西,荔甫縣的芋頭在清朝可是貢品,也是有名的香芋,可是個頭非常大,當地人將它煮熟了當主食吃,一顆兩斤多重,我們這些台胞沒人吃得了,要不是夾在行李箱裡帶回來,就是吃不下扔了,只有台灣的芋頭最適中。

 芋頭的產季長達半年,其他季節也可以買到盛產時囤積的,根莖食材不容易壞,尤其芋頭放置一段時間後水分變少了更好吃,所以買芋頭要挑份量輕的,攤販都會豎上牌子昭告產地,還會切開一頭,露出白皙中透著紫色細紋的肉層,就為了展現芋頭的乾鬆,很多人削芋頭只是把外皮刨掉而已,其實應該把白色的表層完全削到看得見花紋的部分才好,不然中間再香軟,白色的部分還是硬,煮熟的芋頭應該都是入口即化才對。

 因為喜歡吃芋頭,所以嘗過各式各樣芋頭做的食物,印象最深的是香港潮州館的翻沙芋頭,精緻的會把芋頭修成兩頭微尖的橄欖狀,不講究的話切成長塊也行,炸熟了回鍋跟糖漿拌炒,等外層的糖漿冷卻後就形成一層薄薄的白霜,芋頭因為經過油炸,所以保持了形狀的完整,但是放入口中立刻鬆化開,剎時整個口腔瀰漫著芋頭的香氣,甜而不膩,好吃極了。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