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4/12(六)相見,提起了4/9這一篇:『老友.自嘆身為『麥可傑克森粉絲』這回事

我說:「前天真是太沈重了,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情形,你,吐露『負面』心聲以後,我還寫給人看!我真的驚訝到了!大家在幹麼啊!」老友回我:「嗯,我昨天也上去看了,連自己看了都難受…其實,我只是想說:『我覺得,MJ他很可憐。』(全文完)」

完你X的頭啦!哼!你只是想堵我那一句:『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吧!(咬牙)

夠了,不想再引起兩人悲傷的情緒,我想了想,做出了理性言論:「教主大人,還是專心帶給大家『歡樂』的好,他的筆,他的詞,真的比劍還鋒利啊!得罪了多少人!那些人,怎麼會不恨他?」老友說:「也對,即使他本人再怎麼憤怒,再怎麼悲傷,『THE SHOW MUST GO ON.』」「YOU ARE ON YOUR STAGE NOW.」「YOU ABSOLUTELY DAMN RIGHT!」「死在台上是MJ他的心願吧!」

我說:「我們作為長年的,欸,麥可傑克森的粉絲,所以,我以為,我們,嗯,也要維持,一種,嗯,怎麼說呢?自我流的格調吧!(羞)」老友直言:「承認自己是MJ的粉絲有這麼…痛苦嗎?(炸)」

我邊修唱機,邊解釋道:「太過於傷春悲秋,有損我們教主『歡樂』的本質,在我心目中,我們兩個『砂山VS老友』閒聊這位,社會大眾有點知道大概,又不太知道細節的,嗯…」「一位人物?」「也對,MJ他還是一號人物啦。」「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啊!」「您今日好銳利,是怎麼了?」「工作帶回家做,小孩一旁吵吵鬧鬧…喵的,又不睡覺,跟你聊天,聽你在那兒嗯啊啊呀…我真的要生氣了!」「我的CD唱機一直挑片,你要我怎樣!(怒)」

吹了CD頭老半天,終於給我不跳針了,喵的,正版二手片也給我挑喔!『Little Walter - Boss Blues Harmonica』老友說:「嘿嘿『老式藍調音樂貫穿的硬派真男人哀歌』!好聽嗎?」「不是很悅耳。」「唉,沒有經歷過一段…人事的滄桑,你這好命的孩子是不會懂的…」「不是,是我沒歌詞。」

老友慢慢地說:「耳朵被爵士、古典養刁了喔,草根的力量,CAN YOU FEEL IT?」「我喜歡聽輕一點,SMART一點,有URBAN風味的大人音樂…」「中產階級上飯館吃飯聽的嗎?哈哈!你,老了嗎?難怪你不聽RAP,GANSTER'S STREET-WISE,對您小生來說是太遙遠了。」「太吵了,而且聽不懂,不知道,RAP它煽動不了我任何感覺。」「試著去聽。」「我不要!」「我知道了,這是你的罩門,刑求你的時候就用這一招啊。」「電音比較可怕。」

老友驚訝道:「真的!你還怕什麼?」「沒了。一般人受不了的現代音樂、前衛爵士、自由爵士、極限音樂,我都吃得下去。喔,對了,與其聽粗製濫造的流行樂,還不如讓我聽聽各國的民族音樂。」「也對,所以你選擇藍調是對的,藍調=美國黑人的民樂。」

「好不容易繞回來了,算你厲害。你的罩門在哪兒?」「Soundscape吧!無聊斃了!」「記得有一次我去北美館,一個房間黑洞洞的,就140分貝,超大聲,播放斯德哥爾摩的街上的聲音!」「有趣嗎?」「裡面有一個男生坐在那裡很久,還作筆記…害我不敢久留?」「怕了?不聊聊?」「聽不到啊!噪音!很詭異不是嗎?把你綁在那裡刑求喔!」

老友回憶:「還不如教我去看『去年在馬倫巴』X10(ZZZ)」「看完您可能就超凡入聖,成仙成佛吧!我以為『索多瑪一百二十天』,就是我的極限了。」「看完了,恥力會增加許多吧!(笑)」「啊啊啊啊!不要讓我想起來啊!最後一幕啊!媽媽!(泣)」「來,姊姊惜惜喔,別哭了。還有,媽媽們是不可以看這部的喔。呵!」

「喔,我今天看了『洪拳小子』,結局真的令人好想哭啊!」「欸,這部我家有吧,一開始那小子…」「對,傅聲。」「…練一段很長的洪拳,RIGHT?」老友紮了個四平馬,比劃了起來,有三分像。「怎麼,你們會邊看武俠片邊比劃嗎,好好笑。」「這是SF的惡趣味吧,她說過,只要是『人』能打出來的,『她』沒有理由打不出來。」「打的怎樣?」「中看不中用啦!噗!增加歡笑是也。」

我回顧一下:「嗯,今天還蠻歡笑的。」「對呀,好樂,尋得知音的感覺。」「今天這是MJ粉絲文嗎?」「離題到你這作者,和我這CO-作者,都不知道你要說什麼了。唉。」「人老了,就愛牽拖嘛。」「在老娘面前還敢說老,你是不想活了嗎?我問一句:『你到底想表達什麼?』別再浪費我的打字時間了。(ZZZ)」

我想說的是:「作為一個MJ的粉絲,若是像前日一般,那樣『認真』了,這有失我們的身份呢!」「什麼身份?」「太過於感性,太過於理性,偏向心理側寫,你以為你是誰啊,我們一瞬間痛失了『瘋狂粉絲』的資格啦。」老友聽完,拊掌大笑,狂性大發:「哈哈哈哈哈…(悚慄調),是我的老本行啊!」砂山不懂,真的。

老友笑罷,喝了口茶:「也不想想你幾歲了,我幾歲了,大家都不是迷戀偶像的小孩子了,OK?『瘋狂粉絲』,哈哈。」

我說:「我只見你借著述說MJ的種種,澆『自己』心頭之塊壘。」老友輕鬆道:「是唷!不行嗎?你沒覺過那種『無能為力』的一種無謂之感嗎?唉,生存之道,該說的都說了,我說完了。」

「今天請不要再消沉了,老友。」「欸,我是太忙,一急,脾氣就會上來,男人啊,真的要有一間自己的房間啊。」抄伍爾芙嗎?一個大男人吔,真敢!

他又說:「一個男人,一天中總要有些獨處的時光,給自己一絲喘息的時間…」「那麼再見,不吵您了。」「等等啊!下面沒有啦?」「嘖!」

老友說:「好,好,今天要歡樂,RIGHT?我看了之前我們合寫的篇,倒是擔心一件事:你的部落格『砂之椅子』啊,寫了那麼多那痞子…喔,不,是麥可傑克森教主大人的事,會不會讓你的讀者們,對你產生一種:『嘖嘖,砂山這麼大一個人,怎麼還這樣子!』的感覺?」「你說是為大眾所不齒嗎?跟你在美國遇到的情形一樣,不會啊,怎會?來人啊!麥可…麥可傑克森的『大悲咒』給他放一下,大家一起跳!YA!」老友沒看過,好不容易寄個連結給他,他第一反應是「……那是啥?」點到笑穴,狂笑不已!「外道!外道!外道!」「臨兵闘者皆陣列在前!」「哈哈哈哈啊啊…」

大悲咒引用如下:「南無、喝囉怛那哆囉夜耶。南無、阿唎耶。婆盧羯帝、爍缽囉耶…」老友恢復正經面孔道:「雖然MJ是回教人,但是我相信,他也不會討厭替『觀世音菩薩做服務』吧!」「你是說,大家因MJ,而每看一次大悲咒,可以迴向給自己,又可以爆笑,以延年益壽,是件好事嘛!」這廂開MJ的玩笑,也實在太在地化了。

其實,我自己想了想,等同於老友,我也是『以MJ為名之酒,澆心中塊壘』啊!我說過,等我寫完了MJ的『黑豹篇』,成全了我多年悲願,我就會對此話題,暫且停筆,真的,不騙你們,下面就…沒有了。

ENDING了,我說:「歡樂一點,拜託你了。」
老友結語道:『歌迷不死,只有等待。』唉…沒救了

michael_jackson

我的悲願,就是將MJ的『黑豹』超生了死,善哉善哉!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