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問你為何吸食大麻有罪,但吃掉有生命的動物卻無罪你會怎麼回答?聽到這樣的問題,或許你會覺得是犯罪者的狡辯,是對道德的挑釁甚至覺得是個製造衝突的陷阱,但是不可否認,這樣的論點倒也有它的道理在。

 從畫室走出來後我和Jeny還不想回家,只覺的室外夏風舒爽很想來個森林浴,兩個人就到canteen買了咖啡與小蛋糕坐在校門口的階梯上聊
了起來。

 天南地北的亂聊一通後,Jeny把話題跳到她的男朋友,女孩子提起男朋友應該是一臉的雀躍與幸福,但Jeny但卻意外的顯現困窘與落寞。Jeny與她的男朋友十分相愛,但總處的不好,一個住威爾斯一個住倫敦,相隔兩地在外人的眼裡似乎是個問題,但對Jeny來說反而因此得救,因為這個距離可以平復每次爭執後的傷口,所以相會時兩人都會忘記上次的爭吵再度甜蜜到不行,一直到下次鬥嘴的導火線引發。說到愛人的優點Jeny列舉了不少,像幽默、溫柔、大方、慷慨等讚美,奇怪是這麼多好的特質兩人還是常吵架,相信其中有人特別難搞。Jeny的男友經商,生活條件因此優渥,所以平常對Jeny頗多照顧,只是當我多嘴問起她男朋友作的是哪一種生意時,竟然得到「賣大麻」這樣子的答案。

「大麻! 你說的是用來織布的大麻纖維,還是花和葉提煉出的大麻煙?」錯愕的我問著Jeny
「ha ha ha very funny,這麼好的產品策略我一定向他建議。」Jeny 白我一眼說

 完了,她誤以為我在耍白痴,但我真的不確定賣的是什麼!只好鼓起勇氣,用極微弱的聲音正經八百的問:「那...請問到底是前者....還是後者...??」

「我的天!當然是大麻煙!」Jeny無奈的回答
「那不是違法的嗎?」幾乎有180秒的停頓後我才吐出這句話

 Jeny 當然知道那是違法的生意,自從得知自己的男友販賣並吸食大麻後,問了他n次為什麼要賣違禁品,起初男友不太理她,後來受不了Jeny三不五時就來魯他這個問題,有天就很慎重地對她說「有沒有想過為何吸食大麻有罪,但吃掉有生命的動物卻無罪?」備註一下Jeny的男朋友
是個素食主義者,當時Jeny楞在原地不知要說什麼!

 男友認為現有法律很可笑,自己吸食大麻礙到誰了?只要劑量控制得當,偶而吸食算是放鬆身心,並不至於慢性中毒,而他的銷售對象也是持用同樣態度的熟客,因此他並不擔心會造成社會問題。反觀吃肉這件事,他不懂為何被人類視為理所當然,人類可以吃的東西太多了,為何還對各種肉類如此著迷,想想看進入人類肚子的每一口肉,都得犧牲一個跟我們一樣留著鮮紅血液的生命,這樣卻不違法是什麼道理?!

「....................................................。」我
「....................................................。」Jeny

 一時之間真不知該進行哪一個步驟的反駁,不全然同意他所說的,卻又無法推翻他的論點,想表達些意見卻都噎在喉嚨口,不過大麻與葷食間爆發的道德爭議對我沒有什麼急迫性,我比較擔心Jeny的處境,這時從結果反推,某些迷團似乎可以解開,例如為何他們爭執?一定是Jeny常為男朋友的安危感到煩心,為何他們相隔兩地?大概是男朋友怕有天會連累Jeny,這樣我倆沒有明天的日子,女的仍決定愛男的,而男的還是堅持賣大麻。

 回家前我問了Jeny,若是情況一直不變還是要繼續愛他嗎? Jeny回說愛一天算一天吧!我的視線落在學校左前方的教堂,心裡跟主說看在是鄰居的份上一起祝福Jeny吧!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