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a24391d11o24bk
自從接到人間野宴的「一道菜」邀約,想遍了日劇當中的美味,「美味關係」的黃金高湯太難、「午餐女王」的蛋包飯太難、將太的壽司太難,總之所有料理都太難,都不適合只會做一道甜點的我。

就在重看日劇找靈感的過程中,看到「午餐女王」的竹內結子,她每天期待著午餐時間,只要吃了完美午餐,就算十分鐘前才被老闆罵臭頭也無所謂,即使走出餐廳重回悲慘人生,也元氣十足。

原來什麼菜不重要,怎麼做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份期待。

而我,每天期待著早上起床後的咖啡。那不是一杯一千五的麝香貓大便咖啡,而是親手用不名貴的哥倫比亞豆做成的咖啡。每天的咖啡儀式就像點睛,點完,就有神。

這儀式從打咖啡豆開始,磨碎後咖啡豆的香味在房子裡蔓延入鼻腔,用小刷子將粉粒刷入法式壺、加水、溫杯、默默等待第一口咖啡碰到舌根的感動。我常覺得自己正在進行「咖啡道」,就算宿醉、落寞、孤獨的早上,這杯咖啡總能夠提供魔力,帶我回到美好。

但沒法帶咖啡來野宴,所以帶來了能夠跟咖啡交朋友的好東西。像是在荷蘭嚐過擔心此後再也吃不到的焦糖煎餅、過了一年還是要排隊的歐菲香甜甜圈、普魯斯特的瑪德蕾蛋糕。我私心認為這些小點心都該搭配咖啡,才更有滋味。

像荷蘭煎餅蓋在杯上讓咖啡熱氣烘軟內部的焦糖,真是入口即化。歐菲香浸在黑咖啡裡,蛋糕體像活了起來。瑪德蕾浸潤了咖啡苦苦的味道,從小孩糕點升級成為大人版。

還有,喝咖啡就跟喝紅酒一樣,要聞、要品,而且不用加糖,萬一怕苦,請多吃一口荷蘭煎餅吧!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