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完前三局,球評開始稱讚這個台灣來的小伙子:「他應該在想,原來大聯盟也不過是這樣而已嘛。」對手多倫多藍鳥隊有著整個聯盟當中最貧窮的打線之一,不過卻跟奧克蘭運動家隊一樣是Moneyball──統計棒球的看板球隊。球員以高上壘率為優先,很少使用積極的跑壘戰術。藍鳥隊雖然在這些年的戰績並不十分理想,卻一直被期待著隨時會有重大突破的一年,絕對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對手。

然而王建民竟然做到了,前三局投出無安打無保送的完全比賽。要不是後來的一場雨把他的控球搞亂,這個以往在小聯盟三振與四壞球比例是三點五比一,控球十分精準的二十五歲年輕人,或許不會在五局上半出現不需要的保送而失分;要不是八局上,三十七歲的中繼投手戈登讓藍鳥隊唯一的加拿大籍選手,三壘手科斯基擊出追平比數的全壘打,今天王建民就會在生涯成績上寫下第一場大聯盟的勝投。
可是就算如此,總教練托雷對於王建民初出場七局的評價還是認為,這是他從一九九六年接任總教練以來,新人投手首度先發最好的一次。「我們球隊裡並沒有太多的球員能夠從小聯盟一路爬上來,然後有好的表現。事實上在過去十年裡只有一個。」他指的是在九六年登上大聯盟的梅朵薩。

所以今天王建民做到的事情──在大聯盟最具代表性的球隊裡,成為終止三連敗的救星──絕對是一個歷史性的表現。洋基隊以幾乎毫無上限的預算著稱,農場裡的年輕好手只是季中或是季末交易的籌碼。事實上,如果不是王建民在去年球季的交易終止日之前,被當時擁有蘭迪.強森的響尾蛇隊嫌棄,今天就不會有青天白日旗出現在矗立已八十二年的洋基球場。

美國的四大職業運動裡,職業籃球在王治郅敲開大門之後,已經有姚明、河昇鎮以及田臥勇太作為代表性的亞裔人物;美式足球也有數名越南、韓國跟日裔的選手,今年雖然備受注目的球員提米.張並沒有成為第一個在選秀當中入選的華裔四分衛,他還是在選秀結束之後跟亞歷桑那紅雀隊簽約;而棒球就更不用說了,從野茂英雄踏上大聯盟的投手板以來,越來越多的亞裔球員進入這個夢想的殿堂。這樣的現象可以證明亞裔的新生代,在飲食習慣的改變以及成長環境的進步之後,身體的對抗性越來越接近其他的人種。在奧運會當中,中國的大幅進步也是相同的證明。

除了外在條件的改變之外,亞裔運動員在心理上的建設也越來越成熟,越來越有追逐夢想的勇氣。這些新生代,不管是已經登上大聯盟或是還在農場裡奮鬥的球員,多半有其在國內獨當一面的資質,他們卻做出了不一樣的選擇。雖然高額的簽約金是其中不少球員的誘因,可是不管怎麼說,在小聯盟的舟車勞頓跟割喉競爭,仍然是選擇這條路之後,所有球員必經的過程。如果說能夠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堅持與成長,是這些新生代運動員的特質,那前景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法蘭克.辛納屈唱著:「If I can make itthere, I’ll make it anywhere」,王建民已經從哥倫布市踏進了紐約市,不管他最後能不能立足紐約,還是會有愈來愈多的亞裔球員踏進相同的球場。這一切都將會是十分美好的,畢竟地球是一個越來越小的地方。就像今天在轉播當中,紐約的電視台打出台灣的當地時間,是凌晨三點半──對於在電視前面或是網路前面的球迷來說,不管身在何處,跟星條球衣迎風飄颯的洋基球場唯一具體的距離,只剩下時差而已。

(作者為美國市場分析總監)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