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頭要1個,給1斤;啃兔頭,雞皮疙瘩掉一地;什麼都要串著吃,熱的叫串串香,冷的叫缽缽雞,四川旅遊,美食入勝。
  人到四川,入境問俗,吃麻辣魚頭不打緊,還得啃兔頭配啤酒,天天都嘗鮮。
  話說一行人那天來到了譚魚頭位於成都青羊正街的總店,雖然走遍 大陸都可以看到譚魚頭的招牌,連台灣也不例外,但總以為不及老店正宗、新鮮。
  12人入座,開了兩鍋,一鍋是招牌的紅蕃鍋(紅湯配番茄湯),另一鍋是野生菌土鍋,點了12片淨魚頭、2斤的花鰱魚唇、腰片、肥腸、嫩牛肉、內蒙小肥羊、魚丸、豆腐、青筍尖、金針菇、蘿蔔、香菇、鴨血、藕片、凍豆腐、腐竹、茼蒿、茶樹菇、土豆粉(馬鈴薯製成的麵條)等火鍋料,以及譚魚頭老闆譚長安來到台灣時,特別推薦的擔擔麵與鐘水餃。
  ■四川魚頭論斤吃
  紅湯滾沸,麻香辣味直往腦門裡鑽時,瞪著大眼的花鰱魚頭上桌,服務生站在桌邊為每個人各煮了半片魚頭,四川的花鰱魚頭又小又嫩,而且活殺現宰,極為新鮮,紅湯鍋底又辣又油又香又鹹,趁熱入口的同時,還得猛吸氣,消減麻辣,大汗淋漓,好不過癮。
  吃完1片,第2片又來了,還來不及吃完,服務生又撈出第3片,直到第4片又要下鍋時,終於有人受不了,大喊:「魚頭不是只點了12 片,為什麼這麼多?」站在一旁,煮得滿頭大汗的服務生回答:「魚頭不是12片,而是12斤,這裡人吃魚頭都是一斤斤的吃。」
  這下子我可吃了一大驚,回頭一探,沒下鍋的魚頭與魚唇像座小山一樣堆著,而擺在後面,等著下鍋的火鍋料就更驚人了,就算魚頭再好吃,誰也吃不消,難不成是上了黑店,當個冤大頭?
  面貌姣好、身材勻稱的地陪小楊出來打圓場,表示四川人吃魚頭真的是一斤斤的吃,「我自己最少都要吃個5、6片呢!」。我不相信,她這麼瘦,怎麼可能,我想地陪一定跟餐廳套好的,回頭再問即將嫁到台灣做媳婦兒的朋友小靜。皮膚白皙透亮,兩頰紅撲撲的她說:「沒錯,這裡的姑娘就愛吃魚頭,每人最少都是一斤。」四川小姑娘吃魚頭的那股狠勁,台灣歐巴桑望塵莫及。
  值得一提的是,成都譚魚頭的淨魚頭一斤賣價為人民幣30元,台灣譚魚頭的淨魚頭一片售價就要台幣120元,在成都當地發狠猛吃,還是相當便宜!
  ■兔肉菜單一長串
  成都賣火鍋的店不止譚魚頭一家,另外一家老店-皇城老媽的紅鍋更油更麻更辣,甚至附帶的味碟是一碗蒜泥麻油。「四川人難道是鐵胃嗎?鍋底本來就油,又給一碗油當沾醬,這要怎麼吃?」同行的仁哥皺起眉頭、抱怨連連,直到別桌的客人開口解惑,「涮好後沾上麻油,如此就把紅油包了起來,這樣吃下肚就不會麻嘴又辣喉。」不懂吃的規矩,只管窮嚷嚷。
  第一次看到雞兔同籠在小學的數學課本裡,第2次則在成都的菜市場裡,雞與兔果真養在同一個籠子裡。四川人可愛吃兔子,飯館餐廳 裡有白煮的跳水仔兔,熟食鋪子裡賣著涼拌兔丁,火鍋店供應著兔腰、兔耳,連紅滷的兔頭都有專賣店。
  兔肉像雞肉,而且是看不見毛細孔,吃起來很嫩很滑的那種感覺,沾著特調的辣醬食用,別有一番風味。成都市有許多專賣涼拌、滷味的熟食鋪子,裡面大多有賣涼拌兔丁,其中有一家「紅星兔丁」,受到當地人的推薦,主要原因是:「紅星兔丁像星巴克咖啡,可按照客人口味調整佐料,做到少油少鹽少糖的要求。」
  兔丁美味,但是啃兔頭很恐怖,因為當地人告訴我:「兔頭像老鼠頭,啃起來可香著呢!」想到白兔無辜的樣子便不忍心,一下子畫面抽換成噁心的老鼠,差點兒沒有吐出來。
  ■兔頭美味難消受
  晚上跟著當地人到金琴路上的消夜攤,感受當地人的夜生活,順便找兔頭、喝啤酒,很容易就找到一顆顆去耳的兔頭,看起來像大一號的沒嘴雞頭。兔頭一個賣人民幣3塊錢,對半剁開,拿起便啃。
  可是拿在手上的兔頭摸起來盡是骨頭,到底要吃什麼?又有什麼好吃的呢?「只要咬得下來的,儘管吞下去便是。」從台灣到四川生活 4年多的小陳,指點每個拿著兔頭、雙手微抖、雞皮疙瘩早已掉一地的台灣旅客,品嘗兔頭的美味,「例如兔頰,兔唇啦,都很好吃哩!」小陳慫恿大家快點兒啃。
  我試著親親兔子的嘴,很快就放棄了,坐在一旁的老蔡,上了一趟廁所,不發一語坐在位子上,問他為什麼不啃兔頭,他擠出一絲苦笑,附在我耳邊說:「我剛才經過廚房,所以吃不下。」莫非是廚師宰殺兔子太殘忍?「不是,是因為太髒了,所以不敢吃。」老蔡拼命壓抑著奪門而出,以及翻胃嘔吐的衝動,啃兔頭的那個夜晚,多了幾分不同的滋味。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